梦羡

微博@惊鸿羡影

夷陵的美丽传说(第四十一章)

“魏无羡,为我复仇!——”

 

魏婴是在一声饱含怨恨的召唤中苏醒的。

 

或许是魂魄沉睡了多年,当他微微睁开眼眸时,刺眼的日光令他极不适应,本能的抬手挡住双眼。

 

半晌过后,他茫然的扫视起四周,蓦然发现自己正身处一间凌乱的柴房之中。

 

令他惊诧的是,屋内四壁贴满了献舍符咒,而在他手臂之上,赫然出现了三道舍身咒痕。

 

作为鬼道祖师,他自然清楚这三道血痕意味着什么。这具躯体的主人必然遭受了不堪的经历,却又无力复仇,故而选择献舍召唤自己,并用舍身咒暗示自己需要除去三个恶人。

 

 

魏婴颇感无奈,早在昔日坠崖消逝时,他便不愿再返回世间,更未想过夺舍。

 

可现在,莫名被人献舍复活,他哪里知道这黑暗的世道是否有半点改变。

 

若百家还是那般争权夺力,继续对他虎视眈眈,他该如何应对呢?

 

正当他愁绪满怀时,柴房之门被倏然打开,莫子渊嬉笑着走了进来,俯身搂住魏婴:

 

“那个清河访客是不是也玩过你了?”

 

“我就知道你是个销魂的玩物,无论谁见到你都会按捺不住。”

 

“我还没有玩够,现在继续陪我吧。”

 

魏婴虽然不知莫子渊的名讳与身份,却应激般的猛然推开对方。

 

莫子渊顿时恼羞成怒,强行拉扯起魏婴来:

 

“你竟然敢反抗我?是我下手还不够狠么?”

 

“今日我偏要把你教训的服服帖帖,看你还有没有力气挣扎!”

 

当他拿过下人递来的皮鞭,正要抽打在魏婴身上时,一名族人慌慌张张的在门外喊道:

 

“少爷,莫夫人似乎被邪祟缠身,您快过去看看!”

 

莫子渊悻悻的扔掉皮鞭,心急火燎的走出柴房,来不及反锁屋门。

 

魏婴小心翼翼的走出房门,只看到一个仆人正在打扫庭院。

 

庭院里有一方水池,魏婴迫不及待的走上前去,想要确认献舍之人的身形容貌。

 

当他的脸庞映照在水中时,魏婴顷刻间被震惊到无法言语。

 

水中倒映出的容颜,竟然与前世的自己极为神似。

 

只是,前世的自己剑眉星目,英气俊朗;可水中的倒影,却是泪痕与胭脂交错,多了几分柔美与忧郁。

 

魏婴被满面的胭脂惊诧到,赶快用池水洗去早已凌乱的浓妆,心底还不停的埋怨,这副身子的主人怎么会有这种癖好。一旁的仆人听到动静,连连耻笑起来:

 

“莫玄羽,你平日就喜欢涂脂抹粉,为何今日反倒把妆容都洗去了?”

 

“另外,你平时疯疯癫癫的,怎么现在看去清醒了一些?”

 

“难不成你这个断袖没讨得大少爷的欢心,想换个法子去诱惑他?”

 

“……啊?”魏婴愣在原地,压根没想到这身子的主人竟然是个疯癫的断袖。

 

这下惨了。前世他分明没有龙阳之癖,依旧被数不清的男子如狼似虎的抢夺;若是这些人发现他被断袖献舍,还不得变本加厉来威逼强迫他?

 

那名仆人看到魏婴的脸色陷入惨白,不怀好意的凑了过来,伸手想要抚上魏婴的脸庞:

 

“话说你这脸蛋是真的漂亮,怪不得少爷神魂颠倒,进了柴房就不想出来。”

 

魏婴本就不是断袖,加上前世被强迫过,极为痛恨这种亵玩的举动,下意识的打掉仆人的手掌。

 

这仆人沉下脸色,拿起手中的棍棒便要敲打魏婴:

 

“少爷说了,让我盯着你!若是你不听话,便让我好好教训你!”

 

棍棒还未砸到魏婴身上,魏婴“啪”的打了一个响指,霎时定住了仆人。

 

庭院里清净下来。魏婴重新走到水池边,心绪更加纷乱。

 

他隐约感到,莫玄羽未必生来就是断袖。能被伤害到宁可献舍复仇,或许正是因为这个俊美无双的少年,本可以无忧的成长,并在成年之后娶妻生子,一生安然度过。可觊觎少年的人,生生将其羽翼折断,逼迫他承受龙阳之事,最终将他逼疯……

 

莫玄羽已经魂飞魄散,无人为他鸣冤。魏婴也只能在这副躯体里,承受着外人异样的目光。

 

他失落的走向莫家庄的会客之地,竟迎面遇到了思追、景仪和金凌。

 

见到久别重逢的小辈,魏婴有些惊慌,担心自己的身份会不慎暴露。但三个小辈并未看出端倪,甚为激动的围上前来:

 

“莫玄羽,几日不见,你看起来神智恢复了一些。”

 

魏婴尴尬的笑了笑,匆匆转移了话题:

 

“……你们为何会来这里?”

 

思追答道:

 

“我们一直担心你的状况,所以在庄外守候了几日。今日有莫氏族人恳请我们祛除邪祟,我们便重新进入庄里。”

 

言罢,景仪取出自制的招阴旗,金凌也拿出一枚风邪盘。

 

魏婴再度怔住。原来仙门百家一边说他是邪魔外道,一边却对他发明的法器照用不误。

 

魏婴不禁思索起来,谁会拿走他的手稿?而他的鬼笛陈情、佩剑随便又会在何人手中呢?

 

“莫玄羽,你站在梁柱后吧。我们马上要在这里驱除邪祟,不要伤到你。”思追挽住魏婴的腰身,将他护送到梁柱一侧。

 

片刻过后,一阵尖刻刺耳的嘶喊传来,只见披头散发的莫夫人犹如走尸一般踉踉跄跄的走入厅堂,举起利爪向小辈们袭来!

 

思追三人顿时合力,将莫夫人控制在厅堂中央。

 

正当三人全神贯注的驱散怨气时,莫子渊不合时宜的闯了进来,上前打破法阵,拉住莫夫人的手臂急切的呼唤:

 

“母亲,你不要相信这三个外人!依我看,他们就是来讹诈钱财的!”

 

莫夫人的瞳孔泛起血色,猛然掐住莫子渊的脖颈用力一扭,竟瞬间扭断对方的颈骨!

 

下一刻,莫夫人松开气息断绝的莫子渊,转身向小辈们扑来!

 

站在梁柱后的魏婴以手结印,在虚空之中画出一道符咒,闪电般挥向莫夫人,定住了对方的形体。随后,他拾起一枚落叶举在唇边,吹出动人心魄的音律,驱使着莫夫人走到庭院中央,逐渐化去邪祟的怨气……

 

惊魂未定而又目瞪口呆的景仪向魏婴望去,连连惊叹道:

 

“原来你会鬼道术法?”

 

魏婴一愣,赶快解释道:

 

“如今修习鬼道的大有人在,我不过是略懂皮毛罢了。”

 

金凌的眼神中既是崇拜,亦是失落:

 

“说起鬼道,我那江澄舅舅在失去魏无羡后,整个人都变得偏执起来,但凡见到修鬼道的都要带回莲花坞藏起来。”

 

“这么多年了,他天天把陈情带在身边,连睡觉都要搂着陈情才行,几乎把那笛子当成了魏无羡本人。”

 

“他抱着那笛子,时而哭泣时而苦笑,连我都觉得他快要疯魔了。”

 

“无论哪个世家想与他结亲,他都毫不留情的把人家骂走。”

 

“有一次他喝醉了,竟然把新娘子的红盖头搭在陈情上,非要和笛子成婚!”

 

“我看着他,只觉得可悲又可笑。”

 

“早知如此,当初他为何要强迫和伤害魏无羡呢?”

 

魏婴的神色不安起来。

 

他低头望向手腕,忽而发觉三道舍身咒痕中的一道已然消失。

 

回想起适才驱邪的情景,只有莫子渊一人当场殒命。

 

由此证明,伤害莫玄羽的恶人之一,正是莫子渊。

 

魏婴再度思忖起来,余下的两道咒痕,究竟会是哪两位恶人呢?

评论(13)

热度(218)

  1. 共7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