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羡

可搜索微博ID@惊鸿羡影

夷陵的美丽传说(第四十章)

寝食难安的景仪连夜去找思追商议救人之事。当他见到思追之时,却看到一众蓝氏修士正在窃窃私语,同时用鄙夷的神色扫视着思追:

 

“这个温氏余孽怎么还能留在蓝氏?”

 

“当初围剿温氏,咱们蓝氏可是占了大头,把当地那些百姓杀了个血流成河。战后论功行赏,每个修士都是拿着人头去领赏的。”

 

“没想到,这小子倒留了活口。”

 

“依我看,若是蓝老先生没有仙逝,迟早会弄死他。”

 

景仪霎时动怒,厉声叱骂道:

 

“你们在胡说些什么!若是再让我听到这种非议,我决不轻饶你们!”

 

修士们顿时噤若寒蝉,不敢再胡乱言语。毕竟他们心知肚明,景仪将来会继承家主之位,收拾他们只是迟早的事,自然不能妄议这位新任少主的手足挚友。

 

待到修士们灰头土脸的散去后,思追苍白的脸色才平静下来,向景仪说道:

 

“……我猜到你来找我的缘故。”

 

“你见到那个莫玄羽了,对么?”

 

“他的容貌确实和魏无羡很像,是不是?”

 

“我也听说,他被强行带回来后就失了神智,变得疯疯癫癫。”

 

“他不愿来此地,分明就是被逼疯的。”

 

“眼下,我们必须出手救人,若是迟疑下去,莫玄羽的结果或许与青蘅夫人别无二致。”

 

景仪踟躇着点了点头:

 

“……正是如此。多年前我们拼尽全力,最终却没有救下至亲挚爱之人。”

 

“后来,他永远消失了。”

 

“这一次,即使真的付出性命,我也绝对不再让任何人伤害他的骨肉。”

 

二人下定决心后,思追连夜便离开云深,赶赴兰陵找到同样成为新任少主的金凌。

 

见到阔别多年的挚友,金凌喜出望外。可听到莫玄羽在蓝氏被软禁甚至被逼迫到疯癫,金凌怒火升腾,拔出佩剑便要杀向姑苏找蓝曦臣对峙。思追及时劝住金凌:

 

“之前我们救人却功败垂成,这一次必须谨慎行事,确保万无一失!切不可因为冲动乱了方寸,否则不但救不了人,倘若再被责罚一次,等到伤愈之后,或许连莫玄羽也失去了!”

 

金凌冷静下来,私下来到云深。重新会聚的三人制定了周密的计划,滴水不漏的实施起来。

 

当蓝曦臣发觉莫玄羽不翼而飞时,马上猜到又是销声匿迹的小辈三人所为。

 

即使当年三人被责罚到伤痕累累,如今却毅然再度出手。

 

对此行径,蓝曦臣既是震怒,亦是慨叹:

 

魏无羡啊魏无羡,这么多人为了你执迷不悔,你可真是蓝颜妖蛊。

 

哪怕只是个容貌相似的替身,都能让那些曾经痴迷于你的人为其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翌日,云深传出号令,声称家主道侣被人劫走,要求百家搜查各自地界,不得隐瞒旅客行踪。

 

乔装赶路的小辈三人在路途之中不停争论,究竟该将神智不清的莫玄羽藏到何处。

 

荒无人烟的乱葬岗显然不可再用作藏身之所。

 

最终,金凌提出将莫玄羽暂时送到莫家庄。毕竟这里都是莫氏族人,或许会保住莫玄羽。

 

来到莫家庄后,一众族人看到莫玄羽已经变得疯癫失常,纷纷嫌弃起来。

 

反倒是莫家少爷莫子渊意味深长的凝视着莫玄羽的身体,带着垂涎之意说道:

 

“我可以收留他,你们安心离开便是。”

 

思追眼看着莫子渊将莫玄羽拦腰抱起走向柴房,隐隐感到一丝不安。可金凌和景仪并未察觉到异常,连连向莫氏门人致谢,而后便提醒思追离开此地,以免被蓝氏查到行踪……

 

莫玄羽在昏沉之中感到身上传来一阵重压,恍惚间睁开了眼眸,发觉莫子渊正将他紧拥在怀里。他惊恐的挣扎起来,想要推开沉浸在欲望中的野兽,可莫子渊死死箍住他的身体,冷笑着说道:

 

“你躲什么?既然是断袖,又是个难得的炉鼎,现在落到我手上,自然要成为我的禁脔。”

 

莫玄羽绝望的尖叫起来,可莫氏的族人只当这喊声是莫子渊在规训一个疯子,根本不以为意。莫玄羽撕心裂肺的恸哭声逐渐黯淡下去,柴房中只剩下莫子渊粗鲁的喘息声和刺耳的撞击声。直到深夜,莫氏族人才看到莫子渊心满意足的走出柴房,将房门反锁起来……

 

几日后,当莫子渊在柴房中一如既往的享用炉鼎时,忽而听到门外的族人前来报讯:

 

“少爷,清河有位客人到此拜访,似乎想见莫玄羽一面。”

 

被打断双修的莫子渊不悦的放开瘫软无力的人,穿好衣衫走出屋门,惺惺作态般对来客行了拜礼,任由戴着面具的访客进入柴房。

 

当此人摘去面具之后,显露的竟是聂怀桑的面容。

 

此刻,映入聂怀桑眼帘的是不堪入目的凄凉景象。被绳索紧缚着手脚的莫玄羽周身毫无蔽体的衣物,凌乱的乌发披散在满是泪痕的脸庞上,微微露出的眼眸里只有惊恐和绝望:

 

“你是谁?……不要过来!……”

 

“不要伤害我!……”

 

看到聂怀桑向自己走来,莫玄羽犹如受惊的玉兔一般,颤抖着向后挪动,退到墙角后无路可退,便战栗着恳求起来:

 

“你也是来双修的么?……求求你,不要折磨我……”

 

凝视着这张与魏婴如出一辙却神智不清的脸庞,聂怀桑心如刀绞,俯身将莫玄羽拥入怀中:

 

“……你别怕,我不会伤害你。”

 

“今日,我要将仙门的真相都告诉你。”

 

“你是昔日的夷陵老祖魏无羡的子嗣。”

 

“当年他桀骜不驯,拒绝了四大世家的拉拢和结亲,又为了拯救温氏姐弟与百家对抗,最终身陨不夜天。”

 

“他本是一笑倾城的鲜衣怒马少年郎,丰神俊朗、神采飞扬;六艺俱佳、灵力至强。”

 

“他的剑道和箭术都是当世第一,无人可以匹敌。可后来落入陷阱,金丹被剖,族人被灭,最终被禁锢多年。”

 

“被鬼将军救出来后,他开辟了鬼道,本以为能在乱葬岗与温氏姐弟安度余生,可百家哪里会放过他?他是至美炉鼎,又有至强虎符,仙门这些渴求权力和美色的虎狼之辈,必然会对他虎视眈眈。”

 

“我这半生,心中只有至亲的大哥和挚爱的魏兄。”

 

“可现在,他们都消失了。”

 

“我恨自己是个无能之辈,无法拯救自己在意的人。”

 

“我原本以为,你能过上无忧无虑的生活。”

 

“可我明白,你也是炉鼎,他们如何对魏兄,便会如何对你。”

 

“果不其然,你被折磨成这般疯癫的模样。”

 

“你恨他们吗?”

 

莫玄羽虽然已经失智,却还是听到了这个“恨”字。

 

他当然恨,恨的痛彻心扉,恨的悲痛欲绝。

 

复仇的火种在他心中燃起,令他紧紧扯住聂怀桑的衣袖:

 

“我要报仇!……帮我复仇!……”

 

聂怀桑从袖中取出一幅手稿,神色凝重的递给对方:

 

“这是魏无羡亲手撰写的鬼道术法,记载着献舍之术。”

 

“你并未结丹,灵力低微且无修为,凭一己之力根本无法复仇。”

 

“只有号令万鬼的夷陵老祖本人,才能大杀四方,为你报仇血恨。”

 

“……可你要想清楚,一旦献舍,你便会烟消云散。”

 

莫玄羽将手稿奉如至宝,紧紧抱在怀中:

 

“既然我自己对恶人无能为力,我便要他归来复仇!”

 

“我会在此,恭迎夷陵老祖魏无羡!——”

评论(11)

热度(202)

  1. 共10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