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羡

微博@惊鸿羡影

夷陵的美丽传说(第三十二章)

听到“自生自灭”四个字,温情心悸之余本能的握住魏婴的手臂,虽然没有说话,但魏婴明白,若是自己真的离开,温情姐弟必遭不测。

 

看到温情如此依赖魏婴,江澄在怒气中带着几分醋意说道:

 

“魏无羡,怪不得你愿意留在这荒山野岭,原来是又有了红颜知己?暗恋我阿姐还不够,她现在嫁人了,你就和温氏余孽混在一起。”

 

“瞧瞧刚才那些千娇百媚的美艳女鬼,我还以为你独霸山头,女鬼们都是你的后宫佳丽呢。”

 

“不许这么说魏公子!”温宁见江澄出言不逊,霎时急了起来。

 

“哟,我还以为你这‘鬼将军’有多可怕呢。”江澄言语如刀的讥讽道,“别以为我看不出你和你阿姐对魏无羡都有什么心思。他这么撩人,见了他的男人女人哪个不动歪心思?”

 

“可惜只有一个魏婴,他若是和你阿姐在一起,就没有你的机会。若是和你在了一起,你阿姐可就没人要了……”

 

“江晚吟!”魏婴彻底动怒,向江澄举起了鬼笛陈情,周身散发出一阵煞气。

 

江澄好整以暇的看着魏婴,一动不动。半晌过后,魏婴迟疑着放下了陈情。

 

“果然如此。”江澄意料之中的说道,“你还记得曾在江氏祠堂立下誓言。我父亲让你承诺,会与我这个道侣一生相伴,辅佐我振兴江氏,不得反悔。我母亲对你的要求是要好好护着我,不能与我为敌。”

 

魏婴平复下自己的心绪,冷冷答道:

 

“正因如此,今日厉鬼灭了温晁,却没有伤你。”

 

“但你我所谓的道侣之情到此为止,今后再无瓜葛。”

 

此话一出,顿时刺痛了江澄,他极为激动的喊道:

 

“魏无羡,你还不明白吗?百家很快就会来搜寻这里,你如果不想再成为任何世家的禁脔,唯一的办法就是回到我身边,然后交出这对姐弟,任由他们被百家处置。”

 

魏婴的怒火顿时再度燃起:

 

“江澄!你难道忘了,温晁要置你于死地时,是温宁把你救出来的!”

 

江澄也毫不相让:

 

“我不在乎这个!温氏余孽是百家的眼中钉和肉中刺,任何姓温的人,哪怕是无辜之人,在他们眼中都是该死之人!他们以虐杀妇孺为乐,谁敢护着这些妇孺,谁就是与百家作对!”

 

“你要是下不了狠心抛弃他们,我现在就帮你一把,杀了他们,带着他们的头颅回去,向百家昭告,说魏无羡已经和温氏余孽划清界限,亲自弑杀余孽,有首级为证!”

 

江澄一把抽出佩剑,便向温宁砍去,魏婴一惊之下顷刻间用手掌握住剑锋:

 

“江澄,你疯了吗!快住手!——”

 

眼看魏婴的手掌被利刃划伤,刺眼的鲜血顺着剑身滑落,江澄心痛之余松开佩剑,却又抽出紫电向温宁抽去。谁知温宁灵力过人,竟生生握住紫电,反而是江澄无法将紫电拽回。

 

看到江澄已经失去理智,魏婴痛心疾首的怒吼道:

 

“江澄,你到底想怎样!……”

 

江澄的眼中已被杀气染红:

 

“我何止要屠了这对姐弟,那个温苑也是温氏的孽种,你不恨他吗?我会将那孩子也一并杀掉!”

 

魏婴上前扯住江澄的衣领:

“我早已想通了,孩子是无辜的,我不会迁怒他们!你若是敢伤害阿苑,我便与你刀剑相向!”

 

江澄能感到魏婴并非戏言,这才悻悻的收回紫电:

 

“魏无羡,你真的不知道与四大世家为敌的后果吗?”

 

“只要你敢反对他们,他们就会编织这世间最可怕、最肮脏、最恶毒的流言来诋毁你,让你身败名裂!他们不会说你是开辟鬼道的奇才祖师,他们只会说你是邪魔外道!”

 

“纵然你丰神俊朗,他们会说你徒有其表;纵然你才华横溢,他们会说你名不副实!”

 

“你以为你可以独善其身,逍遥世外吗?”

 

“没有这个先例的!”

 

魏婴目光如炬的凝视着江澄:

 

“没有这个先例,我就做这个先例!”

 

“我此生的夙愿,便是锄奸扶弱,无愧于心,绝不会畏惧权贵与百家同流合污!”

 

江澄失控般的掐住魏婴的肩膀:

 

“我再说一次!你若执意要保他们,我就保不住你!——”

 

魏婴依然注视着对方,丝毫不为所动:

 

“保不住我……就弃了吧。”

 

一向嘴硬的江澄,看到魏婴心意已决,泪水终于滑落下来:

 

“魏无羡,你是有英雄病吗?你以为你是救世主吗?你以为你孤身一人就能改变这个争权夺力的世道吗?所有人都在明哲保身,随波逐流,谁也不敢得罪四大世家,更何况是仙门百家!你为何非要为了两个不足挂齿的余孽,让自己也处在险境中呢?”

 

魏婴拿开江澄的双手,重新挡在姐弟二人面前:

 

“就算不是温情姐弟二人,哪怕是与我毫无相关的陌生之人被百家迫害,我依然会毫不犹豫的出手相助,作出相同的选择。”

 

“江氏的家训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现在看来,你没有继承半分。”

 

江澄的脸色刹那间变得惨白,可又心有不甘的说道:

 

“你还是这么倔强。你还记得一同读过的史书里,那个屈子自命清高,最终却沉江而死的故事么?那个世道烂透了,他却非要改变,到了最后无能为力,绝望自尽。你也要像他那样吗?”

 

“自然记得。”魏婴苦笑一声,“我还记得有个渔夫劝他随波追流,向权贵低头,好歹能苟活于世,可他不愿。”

 

“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魏婴继续说道,“倘若这世道黑白不分,善恶不辨,哪怕我孤身一人,也要向这世道抗争到底,纵然粉身碎骨,我也在所不辞。”

 

“那你还记得嵇康么?”江澄又追问道,“本来权贵想拉拢和重用他,若他听了,便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可他偏偏不从,最终被诬陷而死。就为了所谓的风骨气节,宁可连性命都舍弃?”

 

“我也记得。”魏婴叹息的回忆着,“嵇康临终之前,只惋惜自己的绝唱《广陵散》后继无人。可后世终有人怀念这位刚烈先祖,收集《广陵散》的遗稿,加以润色,成为了流芳百世的《笑傲江湖》曲。这位先烈的英魂,终究还是随着这绝唱,留在了后人心中。”

 

“他们是留下英名了,可你呢?”江澄仍旧不死心的劝说,“倘若你为了这些不值得的余孽,搭进去自己的性命,有谁会为你鸣冤呢?”

 

“倘若你真的为他们牺牲了性命,百家依然会给你泼脏水,说你的反抗是滥杀无辜、不自量力!没有人会知道夷陵老祖是个锄奸扶弱的英雄,只会说你是个修习邪道的恶人!”

 

“任他们去说。”魏婴并不在意,“我心我主,我自有数。”


”是非在己,毁誉由人,得失不论。”

 

“若是像百家那样,表面打着正道的旗号,私下却屠杀老弱妇孺,这种沾着人血的名声,我坚决不要。踏着妇孺的尸骨,却都说自己是道德楷模,你不觉得讽刺么?”

 

事已至此,江澄明白,他是无论如何也无法说服魏婴了。

 

他向后退去,神情彻底冷峻下来:

 

“魏无羡,既是如此,你是笃定不愿和我回云梦了。”

 

“我也不再强迫你,你我就此诀别……”

 

江澄离去后,魏婴沉默许久,回首向温宁问道:

 

“温宁,未来我们要面对许多未知的凶险,你是否会后悔追随我?”

 

温宁矢志不渝的答道:

 

“公子,如果你的夙愿是锄奸扶弱,我的夙愿便是唯你一人。”

评论(15)

热度(210)

  1. 共5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