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羡

微博@惊鸿羡影

夷陵的美丽传说(第三十一章)

这是江澄第三次来到乱葬岗。

 

第一次是十六年前,他和另外三位少主带着人马前来,却被圣子设置的结界阻挡在外。

 

夷陵圣子的金丹和灵力乃是世间至强,哪怕四大少主合力,也无法攻破结界。

 

直到夜半时分,蓝湛破了魏婴的守宫砂,才令灵力铸成的结界逐渐消散。

 

随后,便是这里的百姓被屠杀殆尽,少主们也将魏婴带回禁地藏匿起来,并对外界宣称圣子已经心碎自戕。

 

第二次是两年前,为了寻找被三个小辈带走的魏婴,他和另外三位少主踏遍仙门地界,最终在这个白骨累累的荒芜之地找到了被亲生子嗣强迫怀上孽胎的魏婴。江澄是唯一没有子嗣的人,故而坐山观虎斗,甚至暗暗希望三个少年与另外三位少主同归于尽,这样魏婴便只能归属他一人。然而五大宗主的出现却打破一切,令魏婴在金氏被迫诞下莫玄羽,在蓝氏如同青蘅夫人般被软禁在龙胆小筑中,在江氏则成为他的道侣,妒火中烧的温晁血洗莲花坞之后要挟他与魏婴和离,魏婴最终变为温若寒的道侣。百家早已觊觎仙督宝座和至美炉鼎,故而私下结盟发起射日之征。战争结束后,金光善继任仙督,魏婴则被聂明玦夺回清河……

 

如今,魏婴再度不知所踪,乱葬岗则开始流传夷陵老祖的传说。江澄虽无法猜到魏婴身处何方,但想到之前的两次都是在乱葬岗寻得结果,故而第三度来到此地,想要有所发现。

 

他在凄冷的月色下爬上寸草不生的山岗。途中,他依稀听到一阵阵哀转久绝的笛声。虽是天籁之音,可却散发出鸣笛者冷冽寂寥的心绪。

 

忽然,他看到一个踉跄的人影跌跌撞撞的向他走来。

 

当月色洒在来者的面容上时,江澄惊愕到无法言语:

 

眼前狼狈不堪的身影,竟是曾骄横跋扈,不可一世的仙督之子。

 

可面前的温晁,哪里还有半点威风,不仅乌发落尽,脸上还有极为可怖的利爪抓痕。满身的衣衫破破烂烂,露出的手臂上尽是厉鬼咬出的血痕。

 

见到有人前来,已是疯癫的温晁尖叫着扑上前来跪倒在地,紧紧抱住江澄喊道:

 

“道长救命!这里有数不清的厉鬼,他们日夜纠缠着我,让我生不如死!……”

 

江澄四下张望,哪里有厉鬼的影子?可温晁身上的伤痕,又不像是胡言乱语。

 

诡谲的笛声由远及近,另一个身影逐渐浮现在江澄的视野之中。

 

江澄虽然同样心惊胆战,但还是壮着胆子说道:

 

“请问阁下是否是夷陵老祖?这厉鬼妖魅,是否就是你的笛声召唤而来的?”

 

当夷陵老祖的身形容貌也在月色的映照下完全显现时,江澄更加震撼到目瞪口呆。

 

眼前的魏婴不再是十六年前那个笑容倾城的白衣少年,却是一身墨色衣衫,散发出生人勿近的冷峻气息。

 

见到惊讶的江澄,魏婴并未停止吹奏。摄人心魄的笛声回响在树林之间,数不清的美艳女鬼纷纷现身,一些环绕在魏婴身边妩媚娇笑,一些则拖走温晁,直拖到魏婴脚下。

 

温晁痛哭流涕的磕头,恳求魏婴饶恕,然而魏婴只是冷冷的凝视着他,一脚将他踢到仰面跌倒。而后,魏婴将玉笛指向温晁下面,对艳鬼们示意:

 

“我厌恶这物件,你们将其扯掉。”

 

艳鬼们嫣然笑着,将那肆虐了十六年的凶器狠狠扯了下来!刺眼的鲜血喷涌而出,温晁死去活来般满地翻滚,直将污血染得遍地都是。魏婴将脸庞厌恶的偏转到一边:

 

“温晁,十六前我拒绝你,你便在这十六年里折磨我。每当我无法承受的时候,你从来不肯停下,把那物件当刑具来逼迫我。”

 

“你最常说的话是——魏无羡,你以为这样就结束了么?还不够,我还没有尽兴。”

 

“每个夜晚的噩梦里,我耳边总会回响着这些话。”

 

“如今,我不过是让厉鬼折磨了你几日,你便受不了了?”

 

“你知道我是如何在痛苦中煎熬了十六年么?”

 

“被迫怀上孽种的那些日子里,我恨不得剖开自己的小腹。我觉得,不会比被你剖丹更痛了。”

 

“可你终日威胁我,说若是我敢寻短见,或是伤了你的孽种,你便会杀死我挚爱之人。”

“现在,我为苍生除了你这畜生,你便再也无法伤害任何无辜之人。”

 

魏婴的笛声蓦地变得凄厉刺耳,艳鬼们的笑容在笛声下化为怒颜,分别拽住温晁的头颅、双臂和双腿,向四周撕扯。在血肉与白骨撕裂的声响中,温晁的身躯转眼间四分五裂!

 

笛声终于停息,艳鬼们也纷纷消散。

 

江澄如梦初醒的看着遍地的残肢,半晌后才说出话来:

 

“魏无羡……你修了鬼道?夷陵老祖竟然就是你?”

 

魏婴冷漠的答道:

 

“正是如此。你若是害怕,便离我远些。”

 

江澄咬了咬牙,道出早已想说的心事:

 

“魏无羡,你不要误会。温晁这厮血洗莲花坞,死有余辜。我来这里,是想带你下山的。”

 

“你我曾是道侣,如今江氏门人已重新会聚,需要你和我一起重振江氏。”

 

“这里遍地尸骨,生活清苦,只要你回到云梦,便能重拾锦衣玉食的公子生活。”

此时,温情与温宁听到动静也赶来这里,走到魏婴身边。

 

江澄不屑的望了二人一眼:

 

“世人都说夷陵老祖带着魑魅大军,现在看来,不过是两个小小的温氏余孽罢了。”

 

魏婴顿时变了脸色,提醒江澄道:

 

“江晚吟,注意你的言辞。温宁对你我二人都有救命之恩,温情也为你我疗过伤。”

 

江澄的神色凝重下来:

 

“魏无羡,你果然是在乱葬岗上待得太久了,不知道仙门中发生了什么。”

 

“百家找不到你,便盯上了你的阴虎符。”

 

“他们若是知道这里还有温氏余孽,一定会杀死这对姐弟,甚至挫骨扬灰!”

 

“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你跟我回云梦,让这对姐弟自生自灭。”

评论(13)

热度(193)

  1. 共7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