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羡

微博@惊鸿羡影

夷陵的美丽传说(第三十三章)

魏婴是夷陵老祖的讯息,很快便在仙门之间流传开来。

 

想到至美炉鼎与虎符至宝竟然就在一起,百家蠢蠢欲动,不约而同的开始谋划如何围剿乱葬岗,谁都想抢占先机,将至强法宝与至美之人全都夺回囊中。

 

但在荒无人烟的乱葬岗上,魏婴却不似传说中那般训练着鬼魅大军,反而与温情姐弟过着男耕女织、研制法器的平静生活。

 

白日里,魏婴会坐在伏魔洞中全神贯注的撰写手稿,很快便创制出招阴旗与风邪盘。风邪盘并非普通罗盘,刻纹和指纹都颇为诡谲,盘身掌心大小,不用来指南向北,而是用来察觉妖物。招阴旗则是绘有纹饰咒文的玄黑旗帜,若是插在活人身上便会吸引阴灵,故称为“靶旗”。因插旗处会阴气缭绕,仿佛黑风盘旋,故而也被称为“黑风旗”。

 

看到魏婴废寝忘食的钻研术法,一向担心魏婴内伤未愈的温情默默叹了口气,将自己亲手缝制的披风自身后为魏婴披上:

 

“魏无羡,灵芝药已经熬好了,你也该休息一下,不要再劳神了。”

 

魏婴太过专注,并未放下法器:

 

“放心,我身子骨硬得很,不会有事的。”

 

温情是医师,自然看得出魏婴被圈禁了十六年的身体怎可能毫无折损。她屡次想要开口,劝魏婴安心修养调理身心,可看到魏婴一心投入术法,便无法劝阻了。

 

看到阿姐叹息着走出洞窟,温宁小心翼翼的走到魏婴身边,鼓起勇气说道:

 

“……公子,阿姐她似乎有些难过。”

 

魏婴一愣,这才放下法器,起身四下张望:

 

“你阿姐呢?出什么事了?”

 

温宁小声说道:

 

“阿姐她……一直关心着你,看到你经常忙到深夜,她也放心不下,不得安寝。”

 

魏婴顿时露出一抹愧色,想要寻找温情,可一阵晕眩袭来,险些跌倒在地,是温宁眼疾手快,将魏婴扶在怀中:

 

“公子,你的内伤并未痊愈,上次为了灭温晁过度催动残余的灵力,伤口又裂开了。”

 

“我现在将你送到药池里沐浴,你这几日好好养伤,暂时不要再去碰那些法器了。”

 

眼看温宁将自己拦腰抱起,魏婴的脸霎时红了起来,不想让温情看到自己被男人抱在怀中。可温宁的眼中毫无私心杂念,只有满腔赤诚,魏婴便又自责起来:

 

魏无羡啊魏无羡,你的心理阴影不该波及温宁,他是唯一没有亵渎邪念的人。

 

他现在是抱你去养伤,又不是在榻上把你吃干抹净,怕什么。

 

然而当魏婴褪去衣衫、踏入药池中后,温宁看着对方完美的身躯,耳根竟然开始泛红。浑然不觉的魏婴毫不避讳的在温宁面前闭目养神,任由温宁扫视着周身,不久便沉沉睡去。

 

温宁的视线自魏婴宛如玉雕的脸庞,滑到修长白皙的脖颈,随后来到胸前。

 

在魏婴的左胸处,赫然是一处烙铁的印痕。

 

温宁蹙起眉来,这个烙痕在这副完美之躯上,犹如原本无暇的碧玉多了一块瘢痕,格外刺眼。

 

令他担忧的是,魏婴似乎睡得并不踏实,仿佛再一次陷入了噩梦之中……

 

在魏婴的梦境中,他回到了那个阴森可怖的禁地,正被温晁死死锁在怀中发泄。

 

或许是无法承受撕裂般的剧痛,魏婴本能的咬住温晁,霎时把温晁咬出了伤口。温晁吃痛的喊了一声,失手松开了魏婴。已被锁链束缚手脚的魏婴跌落在地,艰难的向出口挪动,顷刻间被温晁扯住脖颈上的锁链,一把扯了回去。

 

窒息之中,他隐约看到温晁举起一枚烧红的烙铁向他走来。

 

禁地中响起凄楚的惨叫声。温晁掐住魏婴的脸颊,满意的看着美人胸前触目惊心的烙印,阴冷的说道:

 

“魏无羡,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你胸前的这个标记也会提醒你,你是我的人。”

 

“任何看到这枚印记的人,也会明白,你永远是属于我的。”

 

魏婴尖叫着从噩梦中苏醒,再度看到温宁将他揽在怀中安抚:

 

“公子,是我!我是温宁!没事了……”

 

魏婴的神志仍未恢复,本能的抱紧温宁,意识不清的求助道:

 

“阿宁,你会守护我的,是不是?不要离开我!救我……”

 

温宁心疼的拥住对方,连连起誓:

 

“公子,我的心全交给你了,自然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你好好歇息,我会一直陪着你。”

 

看到魏婴重新进入昏睡,温宁轻轻抱起对方,如同抱着稀世珍宝一般走回伏魔洞。神志不清的魏婴始终扣住温宁的身体,温宁只好与对方一同躺在榻上。

 

黎明时分,魏婴才悠悠转醒,甫一睁眼,就看到彻夜未眠的温宁瞪着天真无邪的双眼与他对视,身体也与他紧贴在一起。魏婴一向是畏惧猎犬的,可眼前的温宁如同一只温顺体贴、忠心不二、毫无杂念的大金毛,痴痴的注视着他,令原本憔悴的魏婴终于笑了出来:

 

“温宁……你这样子太可爱了。”

 

温宁松了口气:

 

“公子,你每次做噩梦都让我担心。只要你能开心,我愿意把天上的月亮都给你摘下来。”

 

魏婴感动之余摸了摸温宁的顺毛:

 

“你是从哪里学的这种土味情话?拿这种话去追姑娘,那些姑娘只会笑你的。”

 

温宁摇了摇头:

 

“我才不要去追什么姑娘。”

 

“我心里只有公子一人。”

 

魏婴知道温宁的意志一向坚定,便不再提女修之事:

 

“算了。乱葬岗上的食物快用尽了,过几日,你和我到山下的集市去买些回来。”

 

“咱们会路过一处险恶之地,名为穷奇道,你我一定要谨慎小心。”


评论(18)

热度(201)

  1. 共5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