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羡

微博@惊鸿羡影

夷陵的美丽传说(第二十四章)

岐山迎来百年难遇的婚典盛事。仙督大婚的车马排满街头巷尾,威风凛凛而又井然有序;绵延不断的红锦地毯早已铺好,站在两旁的仕女在队伍经过的地方,撒开漫天的花瓣。花香浸润在空气中,挥洒出醉人的清香。道路两旁涌动的仙门百家络绎不绝,每个人都伸头探脑去观望这百年难见的盛典。

 

随着仙督本人的骏马出现,漫街霎时充满一种冷峻威压的气氛,原本喧闹的人群顷刻间安静下来。骏马上身着奢华婚服的仙督带着天神般的威仪,散发出一种威震天下的王者气势。

 

所有人望向仙督身后的婚轿,不由自主的发出此起彼伏的惊叹。轿内的仙督道侣并未被盖头遮面,身着大红婚服宛如仙人之姿,随风舞动的悠长墨发被丹红发带蜿蜒缠绕,连发丝都是如此勾魂摄魄。众人眼中,这位容颜绝世的男子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鬓若刀裁,眉如墨画;面如桃瓣,目若秋波。几位见过魏婴的年长之人下意识的说道:

 

“这不是十六年前失踪的那位夷陵美人吗?”

 

听到议论的魏婴扫视了一眼人群,虽是无心之举,动人的眼眸却令被扫视过的仙门男女都脸红心跳,纷纷激动的叫嚷起来:“他在看我!”有人甚至为了争辩魏婴究竟在看谁推搡起来。后来,仙门中便流传起不知被何人更改的艳诗:“夷陵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望着躁动的人群,魏婴不禁想起十六年前的相似情景。昔日,他在清谈盛会上展示了精彩卓绝的箭术,一举轰动了仙门。那时起,只要他乘坐车马出街,无数的女修便会将手中的鲜花犹如抛绣球一般递到他怀中;而世家子弟也会骑着骏马环绕在他的马车旁,想方设法向他搭讪。一时间,他成为掷果盈车,颇负盛名的风靡人物……

 

即使他消失了十六年,只要再度出现在众人眼前,绝色容貌依然惊艳世人。

 

婚典车马一路来到不夜天。此时正是正午时分,日光照耀在汉白玉石阶上,折射的光芒闪耀夺目。魏婴一步步走上台阶,华丽的婚服在身后展开。温若寒背手而立,等待着唯一能与他携手共治天下的道侣走到身边。

 

韶乐之声不绝于耳,各家宗主一起躬身拜贺:

 

“恭贺仙督大婚!”

 

当魏婴走到温若寒身旁后,温若寒竟将魏婴拦腰抱起,一路走到大殿之内,端坐在仙督宝座上。随后,温若寒向百家昭告:

 

“今日起,我须约法三章。”

 

“魏无羡即日起便是我的道侣,无论何人都不可觊觎,不可冒犯,不可违逆。”

 

“触犯此令者,一律斩无赦。”

 

入夜之后,温若寒将魏婴抱至自己为道侣用心修建的寝宫。魏婴吃惊的发现,眼前竟是黄金铸造的宫殿,横挂一枚撰写着“承欢殿”的匾额。进入寝宫之后,映入魏婴眼帘的是仙门各地进贡而来的奇珍异宝。

 

“这些珠玉宝藏,从此都是你的。”一向威严的温若寒竟流露出世人难见的柔情,“不仅如此,你若肯心甘情愿的与我相伴,这天下便从此都是你的。”

 

魏婴并未答话。温若寒也不再追问,将魏婴放在榻上享用起来。

 

各家宗主惊奇的发现,自从仙督大婚之后,不再像过去那般每日都来主殿商议仙门事务。

 

只有温氏修士知晓,在金屋藏娇的承欢殿内,仙督终日沉醉在至美炉鼎带来的销魂情事之中。

 

替仙督代理仙门事宜的温晁只要想到魏婴在父亲怀中,便会心痒难耐,坐立不安。终有一日,他无法按捺住欲念,偷偷伏在寝殿门外窥伺着里面的一切——

 

只见汗流浃背的温若寒抱着被索取到浑身无力的魏婴深深感慨:

 

“阿羡的身体真棒,都要把我榨干了。”

 

温晁顿时涌起对父亲的满腔嫉妒。他凝视着温若寒扶起魏婴,先为对方穿上精心织造的道侣华服,而后满是疼爱的为魏婴梳理着散落的乌发,亲自用朱红的发带挽起。看到魏婴没有动弹的力气,温若寒便将人抱起,来到了洒满天子笑的酒池中沐浴。望着温若寒尽情的触摸着魏婴的玉骨冰肌,温晁恨不得取而代之,将美人抢至手中。终于恢复了些许力气后,魏婴推开温若寒,独自一人走出浴池,每一步都留下曼妙的水渍,温若寒笑着感叹道:

 

“阿羡步步生莲,真是个难得的尤物。”

 

仙督沉迷美色之事终究还是传遍仙门。不少讽喻老夫少妻的风流艳诗便再度流传起来:“春寒赐浴美酒池,芙蓉帐暖度春宵。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仙督不早朝。”

 

听到这些艳诗,温若寒并不恼怒。有时他回到主殿议政时,便将魏婴抱在膝上,凡事会过问魏婴的主见。看到被温若寒的锦衣玉食豢养到光彩照人的魏婴,宗主之中的金光善露出一抹亵渎之意,而一旁的蓝启仁则不识时务的说道:

 

“温宗主贵为仙督,怎能让道侣参政?又将他如此抱在怀中,难免会让人心生蓝颜惑主的非议。”

 

魏婴的身体颤抖起来,并非是因为他在意这些莫须有的罪名,而是因为看到金光善和蓝启仁,他想起了被迫双修一年之久的痛苦时日。

 

发觉怀中的道侣回避着两位宗主不怀好意的眼神,温若寒顿时明白了缘由,带着一腔怒气喝令:

 

“金光善,你公然违逆仙督指令,觊觎仙督道侣。”

 

“至于蓝启仁,你曾将青蘅夫人逼迫至死,如今又妄想迫害仙督道侣。”

 

“我岂会容忍你们?”

 

整整三日,温若寒令金光善与蓝启仁跪在不夜天的庭院之中,接受烈日曝晒之罚。

 

其他宗主明哲保身,谁也不敢阻拦仙督,但魏婴还是听到了妄议仙督的流言。

 

“你为我这么做,值得么?”魏婴在夜深人静的时刻,问向将他紧拥入怀的温若寒。

 

温若寒爱不释手的抚摸着魏婴的脸庞:

 

“只有你值得如此。”

 

“为了你,哪怕烽火戏诸侯又如何。”

评论(21)

热度(351)

  1. 共18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