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羡

微博@惊鸿羡影

夷陵的美丽传说(第二十五章)

一年一度的竞箭盛会再度来临。

 

仙督威仪的端坐在观台中央,身侧是一身玄衣的绝色道侣。百家毕恭毕敬的坐在两旁,谁也不敢用冒犯的眼神去凝视魏婴,只有个别暗藏色心的修士会偷偷瞄向魏婴,被绝世容颜震撼的同时胡思乱想起来。

 

各大世家的竞箭修士纷纷走上赛场,展示自己的箭术。虽然不时有几个修士能够歪打正着射中靶心,然而温若寒却眉头紧蹙,似乎对这群乌合之众的修为感到颇不满意。

 

“一群无能之辈。”温若寒转而看向魏婴,示意道侣显露一把身手,“阿羡,我记得十六年前的盛会,你是仙门箭术第一。今日你不妨给他们展示一番,让这群不成器的家伙看看什么才是高手。”

 

魏婴意外的怔住,而后低声犹豫道:

 

“……我已经没有了金丹,灵力也烟消云散,还是不要如此了。”

 

温若寒揽住魏婴的腰身宽慰道:

 

“阿羡,只是射箭而已,不需要灵力加持。”

 

魏婴叹了口气,接过下人递来的弓与箭,起身走向赛道。

 

微风袭来,将长身玉立的魏婴裙摆悠然拂起,也令及腰的墨发和丹红的发带随风舞动起来。原本喧闹的赛场霎时安静下来,众人目不转睛的盯着赛场中间玉树临风的仙督道侣,谁也忘了说话,只想一睹夷陵美人的箭术风采。

 

魏婴解下自己的黑色腕带蒙住双眼,将五支长箭搭上弓弦,深吸一口气,在电光火石间倏然转身,随着一声脆响,长箭如闪电般射出,顷刻间射中所有箭靶的靶心!

 

“好!——”温若寒抚掌大笑,台下的百家修士也不约而同的喝彩起来,声如雷动。魏婴返身走回观台时,激动不已的女修们一边脸红心跳的喊着魏婴名字,一边将手中的鲜花递到魏婴怀里。魏婴本就有草木般清新的体香,如今又沾染了繁花的香味,直把嗅到清香的修士们迷得神魂颠倒,若不是仙督在场,只怕众人会将魏婴簇拥起来,不肯让他走了。

 

好不容易回到观台,温若寒一把便将魏婴揽入再次怀中:

 

“阿羡,当年你便是这样,一箭射出后惊艳世人,连我也忘不了那一幕。”

 

“这天下,只有你才是唯一能做我道侣的人。”

 

魏婴此时才明白,温若寒对自己的执念不是毫无来由,而是早在十六年前便情根深种。

 

“难道不是因为,我是可以用来炼功的炉鼎?”魏婴苦笑着推开温若寒,一抹清泪滑落,想要起身走开。

 

温若寒却将他重新拉入怀中:

 

“炼功是真,爱你也是真。”

 

“你若不信,便将我的心挖出来一看。”

 

众目睽睽之下,温若寒竟扯开自己的衣襟,将佩剑递入魏婴手中,并将剑锋对准自己的心口。

 

魏婴的手颤抖起来。无数的日夜里,他忍受着毫无止境的双修。外界的流言说他是蓝颜惑主,可只有他清楚,仙门中最为强壮的温若寒有着大到骇人的“神器”,每次交融都令他苦不堪言,常常做到一半便昏死过去。无论他如何恳求,温若寒只是一边爱抚,一边继续融合。

 

他能感到温若寒的爱意,可他也畏惧温若寒的征服欲和独占欲。他的眼泪在温若寒眼中,固然能激起对方的疼爱和怜惜,可更加激起对方无穷无尽的欲望。

 

片刻之后,魏婴扔掉佩剑,依旧独自离开了观台。

 

他来到百凤山的碧树下,想要寻觅一点清静。不时经过的修士不怀好意的望着他,令魏婴烦躁不已,索性再度用腕带蒙住双眼,而后取出温若寒用传家宝玉为他雕琢的玉笛,默默吹起了清曲。

 

灵动的笛声令整个山林都活了起来。数不清的飞禽走兽不由自主的汇聚在圣子脚下,欣赏着动人心魄的天籁之音。

 

一曲终了,魏婴收起玉笛,倚靠在树枝上想要休憩。一阵脚步声忽而在耳边响起,随后便有人按住了他的双臂。这种熟悉的情形在十六年前就发生过,只不过他并不知晓究竟是何人所为。如今,这又是哪个暗自爱慕自己的仙门女修?

 

魏婴回想起十六年前,每次去云梦寻找江厌离,江氏的女修们便会在莲池中摘下莲蓬,抛到他怀中,还纷纷向他呼喊:“魏公子,吃我的莲蓬!我的最甘甜!”

 

有时他去了兰陵,绵绵会带着一众暗恋他的女修前来笑谈,除了绵绵给他的香囊上写着“绵绵思远道”,其他女修也会把绣着自己画像的香囊塞到魏婴怀中,还叮嘱魏婴:“魏公子,你可不能只留着绵绵的香囊,要雨露均沾!”

 

即便去了规矩苛刻的云深,那些被繁琐家规折磨到闷闷不乐的蓝氏女修们看到笑意倾城的魏婴出现,也会心花怒放的环绕着魏婴。只要蓝启仁不出现,女修们便会大胆的说出心里话:“这里的男子个个死气沉沉,连个笑脸都没有,好生无趣!还是魏公子好,和你在一起轻松自在多了。”

 

“阿羡,你是否在想哪个女子?”威严的声音响起,魏婴的思绪刹那被打断。不等他反应过来,他眼上的黑布已被扯去,紧拥住他的人正是温若寒。

 

感到魏婴的身体在微微颤抖,温若寒也不放松手劲:

 

“阿羡,我什么都可依你,你哪怕要我把心挖出来给你,我也毫不犹豫。”

 

“我只想知道,结为道侣这半年来,你为何从来都不曾对我露出笑容。”

 

“十六年前,你在我眼中,分明是最爱笑的少年。”

 

“我把这天下都给你了,你为何还是不肯把真心给我?”

评论(16)

热度(270)

  1. 共1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