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羡

微博@惊鸿羡影

夷陵的美丽传说(第二十三章)

奄奄一息的江澄是被刺骨的冷水泼醒的。

 

长久的昏迷和连日的曝晒,令他的视线一片模糊。温晁得意的笑声与魏婴痛苦的喘息同时传入他耳中,江澄不得不竭力凝聚视线,终于看清了眼前凄楚的景象。

 

温晁将不着寸缕的魏婴锁在怀中,犹如野兽一般疯狂的掠夺着。看到江澄醒来,温晁抱着魏婴走到江澄眼前,故意揶揄道:

 

“我在风月场上玩过不少花样,可现在才发现,玩弄人妻的感觉才是最刺激的。”

 

江澄的心脏犹如被利剑刺穿,悲愤不已的怒斥道:

 

“畜生!你放过他吧!……”

 

温晁却冷笑着,更加用力的发泄起来:

 

“你让他做了多久的道侣,我便在你眼前占有他多久。”

 

直至入夜时分,温晁才放开了瘫软无力的魏婴。但他并未将魏婴带回寝屋,而是绑在庭院中央的石桌上,任由修士们观赏着至美炉鼎的身体。魏婴的脸庞倒垂在石桌外,正与吊在梁上的江澄视线相聚。面对修士们如狼似虎的眼神,晶莹的珠泪从魏婴的眼角滑落……

 

到了深夜,所有修士皆已入眠,庭院中终于静谧下来。昏沉之中的魏婴忽而听到一阵轻微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来到自己身旁,似是一个少年悄悄说道:

 

“……魏公子,你醒一醒……”

 

魏婴艰难的睁开眼眸,看到的是修士中唯一没有觊觎他的少年。少年环顾了一眼四周,确认没有人发现,便扶起魏婴的脸庞,将舀来的泉水为一日不曾进水的魏婴喂下。

 

服下泉水后,魏婴恢复了一些力气,嘶哑的提醒道:

 

“……谢谢你,你快走吧,不要被他们发现……”

 

少年痴痴的注视着魏婴苍白的面容,不由浮现出怜惜之情,犹豫半晌之后,似乎下定了决心,坚定的说道:

 

“魏公子,或许你不记得我,可我记得你。”

 

“十六年前,我还是个孩童。那时,我随阿姐一同去了清谈盛会,看到你在射箭。”

 

“你是唯一一位即使蒙住双眼,也能百步穿杨的人。”

 

“那些世家子弟和仙门女修们为了你神魂颠倒……我也一样仰慕着你。”

 

“我想像你一样,修炼出例无虚发的箭术。”

 

“于是,我在林中练箭。但所有人都在嘲笑我,说我只是个毛头小子,简直不自量力。”

 

“只有你来到我身边,亲自扶住我的手臂,教我如何修习箭术。”

 

“即使你不记得这件事,我却永远记在心上。”

 

“我不怕得罪少主,我要将你带走。”

 

魏婴望着不远处的江澄,叹息道:

 

“我是炉鼎,无论逃到哪里都会被人发现。你不但救不了我,我还会连累你。”

 

“我只请求你一件事,将江澄救走。”

 

时近破晓,温晁和修士们即将醒来,形势刻不容缓。少年郑重承诺道:

 

“魏公子,既然是你的请求,我便将江澄带走。”

 

“而后,我一定会回来救你!”

 

天亮后,发觉江澄销声匿迹的温晁陷入暴怒,又得知修士中的温宁也不见了,便将怒气都化为欲念,发泄在魏婴身上:

 

“你已经与他和离,竟然还引诱修士去救他?既然你这么喜欢勾引男人,我便让这里的修士都玩弄你一遍,看看究竟谁才能满足你!”

 

得到号令的修士们如同虎狼一般纷纷扑上前来,七手八脚的抢夺着炉鼎。

 

魏婴发出绝望的嘶喊,可温晁只是冷冷凝视着凌乱的人群。

 

直到一股气浪犹如刀剑般袭来,将纷乱的人群猛然击散。

 

看到走来之人,温晁和所有修士都变了脸色,本能的俯首跪拜。

 

温若寒神色冷峻的走到魏婴身边,俯身抱起泪落不绝的炉鼎,转而叱责温晁:

 

“你这孽障,每次都是独断专行。”

 

“之前你私藏炉鼎,对我回禀假信,我不追究你已是宽容。”

 

“可如今,我让你连夜送回魏无羡,你却将他关在这里日夜独享。”

 

“不止如此,你还让那些下人染指他。”

 

“这种百年难遇的炉鼎,只能为我修炼神功所用,怎能让你如此胡来。”

 

“自今日起,你休想再触碰魏无羡。”

 

温晁慌了神色,扯住温若寒的衣袖恳求道:

 

“父亲,是我错了!我也是只是恐吓他,不然他不会听话。”

 

“您曾经应许过,若是我为您夺回魏无羡,您便将他赐给我做道侣,如何还能反悔?”

 

温若寒猛然拂袖将温晁甩开:

 

“休得妄想。不妨告诉你,我若想神功大成,必须与炉鼎长久双修。”

 

“他不会成为你的道侣,只会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仙督夫人。”

 

“这才是我让你找到魏无羡的真实用意。”

评论(20)

热度(277)

  1. 共1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