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羡

微博@惊鸿羡影

夷陵的美丽传说(第二十六章)

初春已至,承欢殿外栽种的无数桃花嫣然盛开,令原本肃杀冷寂的岐山多了一抹艳色。

 

这片繁花似锦的春宵园,乃是仙督为了赢取道侣欢心所建。温若寒渴望看到魏婴倾倒众生的笑容,又知晓道侣对金银珠玉视若无物,想到魏婴是仙山出身的圣子,必然喜爱草木,故而在黄金铸造的宫殿外,又为道侣修建了巧夺天工的万花之园。

 

掩映在春宵园内的是仙督打造的另一处寝宫。这座宫殿皆由水晶堆砌,作为避暑胜地。大殿以楠木为柱,沉香作栋,珊瑚嵌窗,碧玉为户,四周墙壁不用砖石,尽用数丈开阔的琉璃镶嵌,内外通明,毫无隔阂,再将承欢殿中的夜明珠全都移来,到了夜里也光明透澈。每至入夜,水晶宫里备鲛绡帐、青玉枕,铺着冰簟,叠着罗衾,仙督在此尽享美色。

 

此刻,守卫与侍女都伫立在水晶宫外,静候仙督起驾。而寝宫之内,温若寒似乎仍未满足,将道侣坐拥怀中,意犹未尽的爱抚着。

 

如今的温若寒在长久双修下,果真如传说一般神功大成,身体更加强壮有力;加之炉鼎可以令人容颜常驻甚至长生不老,温若寒仅有的几缕白发早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墨染青丝;多年前的俊逸容貌亦重新显现,远远望去,不似温晁的严父,竟似兄长一般。

 

“阿羡,我神功已成,这天下无人是我的敌手。”温若寒心满意足的凝视着道侣的脸庞,“有我在,无人可再觊觎你。哪怕百家联手来争夺你,也不是我的对手……”

 

魏婴茫然的望着将他紧拥入怀的人,低声恳求道:

 

“你若满足,可否放开我?”

 

望着魏婴眼角的泪痕,温若寒怜惜的抬手拭去道侣的泪珠,松开了紧箍的手臂。看到魏婴双眼望着窗外,温若寒为对方穿上道侣华服,随后抱起走出寝宫。

 

来到可以观景的望仙阁后,温若寒将魏婴揽在怀中,一同欣赏着春日美景。美人在怀的温若寒为魏婴指点江山,抒发着同享天下的枭雄豪情,可魏婴却只感到自己不过是从禁地中转移到深宫的金丝雀罢了。

 

“阿羡,我的诚意,你还是感受不到么?”看着怀中愁眉紧蹙的魏婴,温若寒再度询问起来。

 

“……我不需要这些。”魏婴默然低语。

 

温若寒抚上魏婴隆起的小腹,强势的宣示着主权:

 

“一旦你我的子嗣降生,你便决然无法离开我了。”

 

婴儿的啼哭声是在入秋时节响起的。温若寒满心欢喜的抱着新生的子嗣,对着榻上的魏婴笑言道:

 

“阿羡这般辛苦,这段时间便好好修养身心。”

 

魏婴终于能安享难得的清静。每当温若寒去主殿议政后,他便会独自一人倚靠在望仙阁上,吹奏着哀婉动人的笛曲,思绪皆被回忆占据。金丹被剖去的伤口不时会隐隐作痛,他不停的用美酒麻痹自己,常常醉倒在阁楼或桃花之间……

 

这一日,醉倒在花从中的魏婴恍惚中发觉有人将他拦腰抱起,放到了园中的石台上。以为来者是温若寒,魏婴便蹙眉低语道:

 

“你承诺过……这段时日不会碰我……”

 

来人却冷笑起来:

 

“魏无羡,你也享够清福了,该让我痛快一把了。”

 

魏婴心下一沉,终于看清温晁的面容,霎时惊惧起来,想要推开对方,可温晁死死按住他的手臂。

 

魏婴痛苦的闭上眼眸,下一刻,重压却消失了。

 

他重新睁眼望去,温若寒竟掐住温晁的脖颈提了起来,满是煞气的吼道:

 

“我早知道你这孽畜贼心不死,还想染指我的爱侣。”

 

“魏无羡如今是仙督道侣,地位在你之上。你冒犯他,便是违逆我!”

 

“他已经为我诞下子嗣,名为温旭。”

 

“既然你如此不成气候,我便撤去你的继承之位,将仙督尊座留给温旭。”

 

“自今日起,你若是再敢触碰魏无羡,我便将你逐出岐山,永远不得返回!”

 

温晁狼狈的离开花园后,温若寒满是疼惜的拥住魏婴,柔声安抚道:

 

“阿羡,我知道你依然对我心有芥蒂,但我不介意等下去。”

 

“你曾问我要怎么形容你,那些空洞的词都不配比喻。”

 

“我没说完的一颗真心,会用余生证明。”

 

“我只给你最好看的风景,只给你我最大的偏心。”

 

“我的阿羡,我想让世人全都羡慕你,你有最强大的人守护。”

评论(37)

热度(263)

  1. 共1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