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羡

微博@惊鸿羡影

夷陵的美丽传说(第十七章)

自从与魏婴结为道侣,思追三人便乐不思蜀。金凌终日感慨自己拥有了仙门之中最漂亮的美人,景仪屡屡潜入集市为魏婴带回美酒,思追则为魏婴精心制作了一支竹笛。然而魏婴面对着乱葬岗的累累白骨和日复一日的无尽双修,依然郁郁寡欢。

 

一些时日后,魏婴为思追诞下了结晶。景仪和金凌焦虑起来,谁也不愿落后,纷纷不许思追再与魏婴双修,夜里争相抢夺着道侣。

 

很快,魏婴的小腹便再度隆起。景仪和金凌既是惊喜,亦是紧张。毕竟曾经有一枚珠胎被江澄折磨流失,二人谁也难以确定这最后的良机究竟归属何人。

 

心灰意冷的魏婴并不在意珠胎之父。每日从周身的酸痛中醒来以后,他会默默走出山洞,蹒跚的踏过遍地的尸骨,来到自己昔日最爱流连的碧树之下。

 

思追三人颇为担心,却又知晓不能像少主那般将魏婴软禁起来,否则只会令魏婴更加痛苦。

 

少年们悄悄尾随着魏婴,发觉魏婴正独自一人安享着难得的自由,于是施展隐身术法凑到魏婴附近,凝视着魏婴的一举一动。

 

只见魏婴取出竹笛,倚靠在碧树旁,幽然吹奏起来。

 

一时间,悠扬的笛声穿越在山谷之中。笛声时而婉转动人,如山涧中的潺潺流水;时而波涛汹涌,如海面上的滚滚浪花;时而忧郁悲伤,如美人望月伤悲,看花坠泪。

 

少年们被这动人心弦的笛声全然吸引,仿佛融入了高山流水的仙境。而此刻的魏婴,更是美到惊心动魄:一袭墨色的衣衫迎风舒展,玉树一般的身姿犹如荣曜秋菊,华茂春松。倾城的面容若轻云之蔽月,流风之回雪。丹红的发带宛如仙人般婀娜起舞,与魏婴及腰的墨发缠绵相依……

 

少年们再也按捺不住,纷纷走上前去。看不到人影的魏婴惊惶起来,只感到几个力大无穷的人按住了他的手臂让他动弹不得。

 

随后的时辰里,魏婴被迫承受了又一场荒唐的情事。直到魏婴因为小腹传来疼痛潸然泪下,少年们才如梦初醒停下动作,将瘫软无力的魏婴抱回了山洞。

 

望着魏婴苍白的面孔,思追的心底忽而涌起了前所未有的负罪感——

 

他们固然将魏婴救出了禁地,可随后的时日里,他们从未征求过魏婴的想法,一厢情愿逼迫魏婴成为三人的道侣,日夜不停地索取,种种行径几乎与少主们毫无区别。

 

魏婴失去了相依为命的族人,失去了灵力至强的金丹,失去了无人比肩的修为,从光彩夺目的夷陵圣子变为被困禁地的炉鼎,十六年痛不欲生,如今他们三人还不理解魏婴的心伤痛楚,强行与他交融,魏婴怎可能变回那个无忧无虑的少年?

 

痛定思痛后,思追抬首对景仪和金凌说道:

 

“自今日起,你我必须停止双修。”

 

不得其解的金凌率先喊道:

 

“好不容易和魏无羡结为道侣,难不成你要做和尚,一辈子不碰他吗?你忍得住吗?”

 

思追深知与炉鼎双修是会上瘾的,一旦食髓知味便再难舍弃。可他强忍欲念向金凌质问:

 

“金凌,你痛恨舅舅江澄,是因他对魏婴颇为粗暴;你痛恨家父金子轩,是因他对你母亲冷漠无情。”

 

“真正的道侣,一定是尊重挚爱,不会伤害对方。自从你我将魏无羡带出来的那日起,你见过他的笑容吗?你想过他为何还是难以打开心结吗?”

 

“我不希望自己变成少主那样的人,也不希望你和景仪与他们是同类。”

 

金凌沉默下来,景仪的脸上也泛出愧色,三人不再言语。

 

当魏婴苏醒之后,一切都有了转变。

 

少年们不再强迫他双修,而是担起了修复魏婴身心的重任。景仪上山劈柴,下河捕鱼,精心为魏婴烹制饭菜;金凌带回雪兔陪伴魏婴,令魏婴错愕之余多了几分欣喜;思追为魏婴熬制着灵芝汤药,同时用灵力修复着魏婴周身的痕迹,直至雪白的肌肤恢复如初。

 

魏婴破碎的心仿佛被弥补起来。在月光如水的深夜,他看着将他拥入怀中却不做任何举动的思追,茫然的叹息道:

 

“仙门美人何其之多,你们不必为了我离开家族,他们终有一日必然会来向你们索取炉鼎。”

 

思追满是柔情的注视着魏婴的眼眸,坚定不移的回应:

 

“我既拥有了你,此生便唯你一人。魏婴就是魏婴,四海八荒,千秋万载,就只一个魏婴。纵然仙门百家佳人无数,却无人可与你相比。”

 

“无论何人觊觎你,我都会护你周全,此生不再让你心碎。”

评论(32)

热度(416)

  1. 共3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