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羡

微博@惊鸿羡影

夷陵的美丽传说(第十八章)

魏婴是在一阵凶猛的犬吠声中惊醒的。他惊慌的望向寝屋四周,发觉少年们已经外出劈柴捕鱼,身边并无一人。

 

他本是玉兔幻化,化形之前唯一惧怕的便是曾对他穷追不舍的猎犬。如今犬吠声从四面八方逐渐逼近,魏婴全身都战栗起来,只得无助的蜷缩在角落里。

 

片刻过后,伴随着猎犬出现在屋门入口的,是面色阴沉的四位少主。

 

江澄松开手中的猎绳,示意猛犬捕捉猎物。数只獒犬霎时狂吠着扑到魏婴面前,发出恐怖的吼叫。感到獠牙虽然没有噬咬他的身体却近在咫尺,魏婴绝望的呼喊求助,可山洞中只有他颤抖的啜泣和少主们刺耳的冷笑……

 

少主们本在玩味的看着猎犬恐吓魏婴,然而一阵婴儿的啼哭声吸引了众人的注意。

 

四人扫视着山洞,蓦然发现另一处角落中放置着一个摇篮,婴儿的哭泣声正是从这里传出。

 

江澄喝退猎犬,上前掐住魏婴的脖颈抵在墙壁上:

 

“你知不知道这一年来,我们为了找到你有多辛苦!你倒好,不肯做我的道侣,也不肯给我生个一男半女,却逃到这里跟其他男人厮混?”

 

望着魏婴隆起的小腹,温晁的脸色由惊愕变为恼怒,上前推开江澄,猛然将魏婴按倒在榻上:

 

“你究竟有几个情夫!你肚子里的第三个野种,究竟是谁的?!”

 

不等魏婴回答,恼羞成怒的温晁便撕碎魏婴的衣物,狠狠发泄起来。

 

他一边发泄,一边对着蓝曦臣喊道:

 

“杀了筐里那个野种!”

 

魏婴眼睁睁的看着蓝曦臣提起摇篮中的婴儿,扼住了幼子的咽喉。

 

婴儿的面色随着窒息泛出青紫,哭喊声越来越小,四肢也缓缓停止了挣动。魏婴的小腹发出剧痛,随着温晁的癫狂折磨在一个时辰后停息,被捅碎的胎儿伴着鲜血滑落到地面……

 

看着奄奄一息的魏婴,金子轩打算上前将人抱走。

 

下一刻,一声凌厉的怒吼炸响在众人耳畔:

 

“不许碰他!”

 

少主们回首一望,三个目眦尽裂的少年正站在洞口。

 

洞中的惨象令适才归来的少年们痛彻心扉,不由分说便抽出佩剑,与少主们激战起来!

 

思追怎能忍受自己的心悦之人被折磨到如此地步,对温晁使出的全是杀招,每一招都直刺要害;金凌对金子轩最后的父子情义也被惨象破碎,每一剑都直指金子轩的脖颈;景仪不再顾忌蓝曦臣是蓝氏少主,将致命的弦杀术都用了出来,誓要夺取蓝曦臣的性命!

 

只有江澄将昏沉的魏婴揽在怀中,不动声色的看着眼前的鏖战。

 

四大世家的修士们惊诧的发现,三个少年的修为竟然与少主们不相上下,宛如一脉相承;刀光剑影之中,少年们竟有压制少主的迹象。刚要上前助阵,蓝曦臣却喝退修士:

 

“谁也不许上前!”

 

当思追击落温晁的佩剑,正要刺穿对方的喉咙时,却听江澄在一旁冷笑道:

 

“你难道不想知道自己的身世么?”

 

思追一时怔在原地。只听温晁冷冷的开口,道出了隐瞒多年的惊人秘密:

 

“你本名并非思追,而是温苑。”

 

“正是我与魏婴所生的孩子。”

 

“我不过是为了瞒住你的祖父温若寒,将你寄养在蓝氏罢了。”

 

景仪失声喊道:

 

“骗子!怎么可能!”

 

正与景仪刀剑相抵的蓝曦臣也道出惊天之语:

 

“何止是他,你也是我与魏婴的子嗣。”

 

“正因蓝氏家规太过苛刻,我才没有泄露你的真实身份。”

 

金凌也停下了动作,带着几分质问望向金子轩:

 

“难道……我也是被迫生下的孽种?”

 

金子轩没有回应,可这已然便是默认。

 

金凌苦笑起来,手中的佩剑也在颤抖:

 

“你若不喜欢江厌离,何必冷嘲热讽又要将她娶进家门当摆设。”

 

“你若喜欢魏无羡,又为何要如此伤害他多年。”

 

“我恨你,我也恨我自己!我恨自己是你这个冷酷无情之人的孽子!”

 

江澄心底泛起不祥的预感,焦急的吼道:

 

“你们三人还不放下佩剑吗?难不成真的要犯下弑父的罪过?”

 

泪水从少年们的眼角汩汩滑落,他们回忆起曾对魏婴诉说的誓言:

 

“无论何人觊觎你,我都会护你周全,此生不再让你心碎。”

 

少年们似是下定了决心,重新抬起佩剑,再度冲向少主。

 

江澄与在场的所有修士都陷入了震撼——

 

三个少年似乎要燃烧自己全部的灵力,与少主们同归于尽。


评论(16)

热度(288)

  1. 共6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