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羡

微博@惊鸿羡影

夷陵的美丽传说(第五十四章)

魏婴终于放弃了离开。

 

毕竟江澄已经举行了婚典,在百家眼中,他从此便是江氏宗主的道侣,唯一能做的,便是和前世一样辅佐江澄。

 

即使他侥幸逃离这里,无非是两种结果——被觊觎炉鼎的仙门抓走藏匿,或是被不敢得罪江氏的家主送回江澄手中。

 

看到魏婴选择了认命,江澄也放下心来,不再用紫电束缚对方,并散去了看守魏婴的诸多猎犬。

 

或许是压抑了多年的欲念,江澄在双修时格外痴狂,总要将精华灌注到魏婴的小腹隆起才肯停息。魏婴的身体并未结丹,被这般不分日夜的索取往往折腾到昏昏沉沉,有时直到正午时分才会疲惫不堪的苏醒。

 

这一日,当他睁开困倦的眼眸时,一如既往的发现江澄早已去处理宗主事宜。

 

他艰难的撑起身体,在恢复了些许力气后缓缓穿上道侣华服,下榻向屋外走去。

 

途经江厌离的寝屋时,他不由自主的踏入早已荒弃的屋舍。

 

曾经明艳馨香的闺房,如今遍地尘埃。

 

墙壁上悬挂的厌离画像也被尘土遮盖了面容,再也看不到温婉动人的笑靥。

 

一切早已物是人非。

 

魏婴的泪水不觉间滴落下来。

 

他恍如失了魂魄一般,茫然的在莲花池畔徘徊,最终拾起一片落叶吹奏起来。

 

忽然间,有人抓住了他的手臂。

 

他浑身一颤,以为是江澄尾随而来,惊慌回首却撞上蓝曦臣的视线。

 

蓝曦臣的神色颇为凝重,眼底也散发出令魏婴不寒而栗的目光:

 

“金氏从未教过莫玄羽音律。”

 

“你是魏无羡,对么?”

 

魏婴的手臂再度颤抖起来,不知该如何回应。蓝曦臣已然确信自己的猜测:

 

“看你的神色,似乎不愿留在这里。”

 

“不如跟我回云深,如何?”

 

魏婴尚未回答,江澄饱含怒意的声音便从后方响起:

 

“堂堂蓝氏家主,公然在云梦对宗主道侣意图不轨,这种行径散播出去,只怕泽芜君会声誉扫地。”

 

蓝曦臣仍旧攥紧魏婴的手臂,波澜不惊的转身反驳:

 

“江宗主,你想必清楚莫玄羽本是我的道侣。”

 

“与其说我觊觎人妻,倒不如说是江宗主抢夺他人道侣在前。”

 

江澄冷笑起来,一针见血的点破事实:

 

“是么?可我听说,蓝宗主和你那沽名钓誉的虚伪生父如出一辙。”

 

“当年青蘅君自诩爱上一名刚烈的女子,虽然那女子分明就没有倾心于他,他却偏要一厢情愿的把人绑回云深还软禁起来,生生将那女子逼迫到抑郁而死。”

 

“将人软禁而死,这就是你们蓝氏终日吹嘘的深情?”

 

眼看蓝曦臣沉默不语,江澄气势更盛:

 

“你大言不惭说把莫玄羽视为道侣,却连礼法上该有的道侣拜礼都不曾举行,反倒和你那父亲一样,把人强抢回去便软禁起来。”

 

“这分明是对待囚徒,哪里是当作平起平坐的道侣?”

 

“而我昭告天下举行婚典,明媒正娶给他应有的名分,江氏所有修士和百姓都要对他毕恭毕敬,绝不可能像你们蓝氏一样,抢人回去却不珍惜对待,除了禁足便是拿迂腐的家规和可怕的戒鞭去折磨你们口中的道侣,还不许他参加家宴,甚至让晚辈无法靠近他,任由修士把他当成异类区别对待。”

 

“你觉得,莫玄羽会喜欢这宛如牢笼的蓝氏么?”

 

蓝曦臣的脸色阴晴不定,似乎败下阵来。

 

片刻后,他望向魏婴,手掌丝毫没有松力:

 

“我知道你是魏无羡。”

 

“如今只有我能带你离开这里。”

 

“你必须在我和江澄之间作出选择。”

 

魏婴却苦笑起来,试图挣脱蓝曦臣:

 

“在我眼里,你们没有什么区别。”

 

“无非是过去订了契约的四个少主,如今变成想要独占的两个宗主罢了。”

 

“不过江澄有句话是对的,我很反感蓝氏的三千家规。”

 

“你知道我生性自由,最痛恨被人用迂腐的规矩束缚或软禁起来。”

 

“如果你真的打算把我软禁在龙胆小筑里,我宁可玉石俱焚,也不可能跟你走。”

 

“你以为你是谁?”

 

“你以为你们姑苏蓝氏是谁?”

 

“当真以为我不会反抗吗?”

 

眼看心如死灰的魏婴似乎仍要留下,蓝曦臣终于道出了不为人知的惊人秘事:

 

“魏无羡,你真的以为江澄如他所说,值得你信任么?”

 

“你可知道他为何多年来要将修习鬼道的人都抓回这里?”

 

江澄的脸色骤变,刚要阻止蓝曦臣道出真相,却见对方已化出古琴,闪电般向江氏祠堂的结界击出一道弦光!

 

灵力铸成的幻象顷刻间烟消云散,暴露出的真实场景令魏婴霎时陷入了震惊。

 

只见数不清的鬼修奄奄一息的伏在地面,颈上全都缠绕着封锁灵力的项圈。

 

最令魏婴惊诧的是,这些鬼修竟然与他的容貌一模一样!

 

望着江澄惨白的脸色,反客为主的蓝曦臣向魏婴道出来龙去脉:

 

“当年你消失之后,江澄确实为了你变得疯魔起来,见到鬼修便会抓回云梦。”

 

“他寻来易容师,将这些人的面容强行改为你的模样,而后逼迫他们模仿你的言谈举止来取悦他。”

 

“可你是独一无二的,纵然他用尽手段强迫这些鬼修,却无人能复刻你的音容笑貌。”

 

“由此一来,他愈发失去理智,连鬼笛陈情也无法再缓解他的相思之情。”

 

“他索性找到当年你被温晁剖去的金丹,放入了自己体内。”

 

“在他看来,你从此便和他融为一体,永不分离。”

 

“这也是当今之世,他的灵力是仙门至强的原因。”

 

魏婴难以置信的望着那些身形枯槁的鬼修,不寒而栗的向后退去。

 

鬼修们也看到了魏婴,不约而同的带着恨意嘶喊起来:

 

“魏无羡!都是因为你,江澄这个疯子日夜逼迫我们!”

 

“他说我们的笑容不像你,眼泪不像你,让我们像女人一样取悦他!”

 

“你就是个蛊惑人心的妖物!”

 

不堪入耳的叱骂声连连刺入魏婴的心口,令他头痛欲裂,脑海晕眩起来。

 

发觉魏婴的身体几乎要瘫倒下去,蓝曦臣本能的扶住魏婴,却看到一抹刺眼的鲜血从魏婴的唇角渗出。

 

向来不动声色的蓝曦臣露出一抹惊惶,听到了魏婴艰难的低语声:

 

“我想离开这里。”

 

江澄痛彻心扉的吼道:

 

“你不能走!你承诺过,要辅佐我一生一世!”

 

眼看蓝曦臣要抱起魏婴,江澄再也无法忍耐,抽出紫电便挥向蓝曦臣!

 

蓝曦臣反手挥出朔月,挡下致命一击。然而两大灵器的剧烈碰撞发出一声巨响,气浪将莲花池中的花瓣全都震得粉碎!

 

魏婴的身体本就没有结丹,又被不分昼夜的双修索取的极为虚弱,此刻再被刺耳的指责折磨到心碎欲裂,哪里经得住这般汹涌的灵力冲击,顷刻间陷入昏厥向后倒去,被眼疾手快的蓝曦臣揽入怀中。

 

江澄想起温晁在他眼前强拥魏婴的情景,几乎疯魔一般的向蓝曦臣嘶吼:

 

“把魏无羡还给我!”

评论(15)

热度(160)

  1. 共6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