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羡

可搜索微博ID@惊鸿羡影

夷陵的美丽传说(第五十三章)

原本静谧无声的密林中回响着草丛剧烈晃动的刷刷声。

 

魏婴在梦境中昏昏沉沉的挣扎着。梦境里,昔年的四个少主紧紧簇拥着他,向他逼问谁更令他满足;而后又蒙住他的双眼让他反复猜测是谁在双修,若是他猜错了,迎接他的便是彻夜不休的玩弄……

 

他感到自己的身体似乎到了承受的极限快要被撕裂,痛苦的尖叫起来,终于在半昏半醒中隐约看到正在与他双修之人。

 

竟然是金凌!

 

看到魏婴半醒过来,早已沉沦的金凌根本无法停止,只是痴迷的说道:“莫玄羽,是我把你从舅舅那里救出来的,你要报答我,就要和我在一起!……”

 

魏婴嘶哑着恳求道:

 

“金凌,我是你的小叔!……快放开我!”

 

“不!我不放!”一向任性的金凌死不放手,“祖父金光善和金光瑶小叔叔都曾与你有过肌肤之亲,凭什么我不能得到你?”

 

“我是新任少主,将来就是金氏家主!只要我继承宗主之位,就能名正言顺的和你结为道侣!”

 

“你现在就和我隐居起来,别人找不到我们。等我们有了子嗣再回金氏,他们就没办法了!”

 

“不要!”魏婴不愿再重复前世的不伦情事,可又不能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只能无助的挣扎,但他的手臂仍被紫电紧缚,根本动弹不得……

 

“怪不得舅舅喜欢野合,太刺激了!”金凌爱不释手的抚摸着魏婴的脸庞,“做我的道侣吧,不要再有任何顾虑了……”

 

突然间,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在附近响起,同时传来令人不寒而栗而又熟悉的怒斥声:

 

“你这个不成器的东西,竟然敢对我的人动非分之想!”

 

江澄如同煞神一般来到二人眼前,一把便扯开金凌狠狠扔到一旁!

 

下一刻,被怒火冲昏头脑的江澄竟拔出佩剑,想也不想便要砍断金凌的器物!

 

魏婴下意识的拉住江澄的衣摆恳求道:

 

“他是你的外甥!……你饶了他吧!”

 

望着泪光闪烁的魏婴,江澄终归心软下来,收回了佩剑。

 

昔日一片冷清的云梦,一夜之间变得热闹非凡。

 

云梦百姓经过莲花坞时,不约而同的看到修士们正熙熙攘攘的张灯结彩,俨然在为婚典装饰场地。除了铺满庭院的红毯,连庭院里的碧树也挂满了红艳的彩饰。

 

百姓们私下议论纷纷:

 

“听说宗主带回来一个绝色美人。”

 

“真的?比十几年前那个夷陵炉鼎还要漂亮么?”

 

“或许吧,真想看看这个美人的模样,可惜宗主天天把人关在内寝里颠鸾倒凤,根本不愿让美人露脸……”

 

此刻,江氏宗主的内寝里的确上演着昼夜不息的双修。连日来享尽春宵的江澄将魏婴紧拥在怀里,强势的命令道:

 

“魏无羡,不要再想别的人了,你是属于我的……”

 

被索取到失神的魏婴却神智恍惚,仿佛回到了十几年的莲花坞——

 

江枫眠褪去他的婚服,心满意足的感慨:

 

“藏色,阿羡如今属于我了……”

 

魏婴想要推拒江枫眠,可对方却示意江澄上前。心领神会的江澄按住魏婴的双手,近在咫尺的注视着父亲释放积攒了多年的欲念……

 

如今,虽然占有他的只有江澄一人,可江澄似乎也想起了那段难忘的时日,便召唤着紫电再度化作活物,在魏婴的口中和秘处游走起来。

 

魏婴无助的扭动着身体,发出含糊不清的哀求:

 

“江澄……停下来……”

 

可江澄看着魏婴诱人的身体在自己怀中颤抖,只是好整以暇的命令道:

 

“说你喜欢我,愿意做我的道侣,我便让紫电停下。”

 

魏婴不愿开口,江澄便要挟道:

 

“若是你不说,我便从此让紫电不分日夜的玩弄你。”

 

魏婴明白,江澄并非戏言,只得模糊不清的说道:

 

“我喜欢你……我愿意做你的道侣……”

 

江澄满意的撤掉紫电,继续双修起来。

 

大婚当日,礼堂上熙熙攘攘的宾客好奇的等待着江氏宗主和道侣的出现。

 

不久之后,只见江澄抱着一位盖头遮面、霞帔遮身的美人走入大堂。

 

令宾客惊诧的是,这位美人似乎在微微颤抖,仿佛在隐忍着什么。

 

他们自然不知,在遮盖的极为严实的盖头和嫁衣下,紫电正紧紧缠绕着炉鼎的身体,并在美人的秘处不停的穿梭……

 

这是自从回到云梦以来,江澄用来束缚魏婴的手段。

 

江澄只有在占有魏婴的时候才会让紫电退出,平日里一概让紫电紧缚在魏婴身上,但凡魏婴动了逃离的心思,江澄便会让紫电在魏婴的秘处肆虐,令魏婴腿软到根本无法站立,更不用说离开宗主的寝屋。

 

即使今日是大婚之日,魏婴恳求江澄撤出紫电,江澄也置若罔闻,而是在会客之前尽情双修了一个时辰,而后仍把紫电缠在了魏婴身上。

 

鲜红的盖头下,魏婴的泪水不停滑落。每走一步,紫电便在他秘处搅动一下。可他咬紧牙关,生怕被宾客发现端倪,只能将喘息全都压抑下去……

 

当宾客用膳结束,纷纷离去后,再也没有半点力气的魏婴脱力瘫倒在地面。

 

江澄拦腰抱起魏婴,一路走到婚房,将道侣放到榻上,开始享受鱼水之欢。

 

江澄回想起多年前,是江枫眠先行占有了魏婴。即使当时他的早已按捺不住,也只能小心翼翼的试探父亲,能否一起享用。

 

江枫眠断然拒绝:

 

“阿羡被金光善和蓝启仁那两个不懂得怜香惜玉的老朽玩弄了一年之久,现在很是虚弱,无法承受两人。你且忍耐一阵。”

 

言罢,江枫眠痴迷不已的抚上魏婴的脸庞:

 

“阿羡,你和你娘亲的脸一模一样。她是我一生的执念,我无法得到她,你便留在我和阿澄身边,好么?”

 

魏婴的脸色一片苍白,还未回答,只听虞紫鸢在门外忿忿敲起门来:

 

“阿澄!看到你父亲了么?他是不是在里面!”

 

魏婴顿时惊慌失措的想要推开江枫眠:

 

“江叔叔,求你!……停下来!……”

 

江枫眠望了一眼江澄,心领神会的江澄一手按住魏婴的双臂,一手死死捂住魏婴的双唇,不让魏婴发出半点声音。看到魏婴无法再说话,江枫眠对门外虞紫鸢的叱骂充耳不闻,自行双修起来。

 

望着屋内剧烈晃动的三个人影,虞紫鸢已然猜到了几分情形,更加尖酸的大骂起来:

 

“江枫眠!我就不相信你不知道外面是怎么传闻的!说江宗主这么多年了,还对某某散人痴心不改,视故人之子为亲子!甚至还说,你现在把魏婴许配给阿澄,其实是为了给你自己做小老婆,当成那散人的替身!过去是那些世家子弟被他撩拨的神魂颠倒,现在你们父子两个又全都栽在他身上!”

 

这番刺耳的话语如同利剑般刺穿了魏婴的耳膜,他的泪水顿时流淌而下,凄楚的望着江枫眠。可江枫眠只是着魔般的捧住魏婴的脸庞:

 

“阿羡,你不要害怕,我会护着你,不会让她伤害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