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羡

微博@惊鸿羡影

夷陵的美丽传说(第五十七章)

适才还趾高气昂的一众修士,听到魏婴的呼喊后,狼狈不堪的蜂拥而入伏魔洞。

 

到了洞内,魏婴打量了一番各怀心事的修士,最终把视线停留在苏涉身上:

 

“苏宗主,你适才和修士们一起斩杀走尸时,御琴弹奏的退魔曲似乎有些异样吧?”

 

“我记得蓝氏藏书阁里有秘笈曾提到一种暗杀术为名《乱魄抄》,可以篡改人的心智,亦可化解人的灵力。弹奏时与寻常退敌曲几乎毫无差池,可以以假乱真。”

 

“既然蓝氏修士都在这里,你不妨将你的曲子再弹一遍,让他们聆听查验,究竟你是与他们同为盟友,还是在暗算他们,如何?”

 

苏涉霎时变了脸色,未曾料到魏婴能如此敏锐,竟能在须臾之间便识破了他的计谋,惊惶之余强行打破阵法,洞外的走尸顿时逼近,马上便要攻入洞内!

 

形势危急,魏婴果断褪去黑衣,露出白色的里衣,而后咬破指尖在周身描画血印,直至将自己的衣衫化为吸引邪祟的招阴旗。

 

他回头望了一眼惊恐万状的各家修士:

 

“待会儿走尸冲进来时,我把他们引到血池。”

 

“有我做靶子,它们不会攻击你们。”

 

“你们不用管我,往外逃便是了。”

 

景仪哪里肯让魏婴只身赴险,焦急的喊道:

 

“不行!这太危险了!你可以在我身上也画招阴旗,我要和你并肩作战!”

 

魏婴摇了摇头:

 

“靶子一个就够了。你和其他修士一起离开这里。”

 

眼看景仪被其他修士拉扯回去,魏婴毫不犹豫的冲入尸群,顷刻间被尸海淹没。

 

纵使温宁拼尽全力杀退围攻魏婴的走尸,但走尸仿佛铺天盖地一般难以除尽。

 

被逼退到血池边后,魏婴的符篆已然所剩无几。

 

望着扑来的尸潮,魏婴闭上了眼眸。

 

前世坠崖消逝,这一次可能是粉身碎骨,连一毫一发都不会留下。

 

不过,至少不会把身体留给那些不轨之徒,遭受他们亵渎。

 

只希望不要再有人强行献舍,让他回到这个毫无眷恋的尘世。

 

忽然,他听到身后的血池传来异响。蓦然回首,只见数不清的血尸从池水中爬出,向围住魏婴的走尸展开了血肉横飞的惨烈厮杀!

 

这些血尸,正是当年被仙门围剿且屠杀惨死后,扔进血池的百姓妇孺。

 

当恶战最终停息后,走尸大军一败涂地,而血尸则纷纷回到魏婴身边。

 

魏婴潸然泪下,躬身行礼道:

 

“……多谢。”

 

血尸们虽无法言语,却也躬身回礼,在冷风中化为了消散的尘土。

 

目睹了这场厮杀的仙门百家,脸上不约而同的流露出愧色。

 

他们来此二度围剿,却反而被魏婴和当年屠杀身死的妇孺们救下了性命。

 

这对于自诩道德楷模和名门正道的他们来说,简直是极致的讽刺。

 

望着被温宁搀扶,已经深耗元气的魏婴步履蹒跚的走了出来,思追的泪水不由自主的滑落,本能的上前将魏婴紧紧拥入怀中:

 

“魏无羡,你坚持住,我现在就带你走。”

 

魏婴已然没有了说话的力气,在思追怀里昏迷过去。

 

就在思追想要抱起魏婴时,一直藏匿的苏涉忽然出现,猛然掠走魏婴!

 

刹那间,二人消失在传送符咒之中。

 

当魏婴再度苏醒时,在模糊的视线中发觉自己身处一座观音庙宇内。

 

他想要起身,却又发觉自己被施用了定身术,丝毫动弹不得。

 

他只能用余光扫视周围,方才发觉附近还躺着昏迷不醒的聂怀桑。

 

此外,蓝曦臣竟坐在一旁,只是纹丝不动,眼神亦深不见底。

 

一阵脚步声传来,魏婴感到自己被人扶起揽入怀中:

 

“魏无羡,多年不见。”

 

魏婴抬头望去,正与金光瑶四目相对。

 

金光瑶爱不释手的抚摸着魏婴的脸庞,语调却令人不寒而栗:

 

“早知莫玄羽会献舍给你,我哪里还会把他交给蓝曦臣。”

 

“如若当初我以仙督之权与你结为道侣,怎可能还有他人得手的机会。”

 

魏婴冷冷凝视着对方:

 

“如果你对我有意,为何要绑架那些晚辈,还要欺骗百家再度去围剿乱葬岗?”

 

金光瑶露出一抹笑意,却愈发令魏婴感到寒气逼人:

 

“魏无羡,你真的以为,百家仅仅因为某一个人的只言片语便会兴师动众?”

 

“千百年来,他们争权夺力的本性从未变过,却偏要打着除魔卫道的正义旗号,你不觉得可笑么?”

 

“从得知你被献舍归来的那天起,他们便重新陷入了疯狂。”

 

“当年他们没有得到你的身体,也没有得到阴虎符。只要你归来,哪怕没有人鼓动他们,他们仍会大张旗鼓的来围捕和逼迫你。”

 

“我让苏涉散去他们的灵力,就是希望走尸将他们除去,这样再也无人能与我争抢你了。”

 

“让我意外的是,前世他们将你逼迫至死,今生你竟然愿意孤身赴险去拯救他们。”

 

“他们害我失去你,我自然对他们恨之入骨,想让他们百家覆灭来为你复仇。可你却做了不同的选择。”

 

“世人哪里会知道,传言中是恶人的夷陵老祖,实际上却是个不计前嫌的圣人。”

 

“如今你识破了苏涉和我的计谋,我只能夜奔东瀛,将你带走。”

 

魏婴这才看到,金光瑶杂乱的行囊之中,皆是自己的手稿和创制的法器。

 

原来,金光瑶宁可舍弃一切珠宝身家,也不愿丢弃魏婴的任何一件器物。

 

最令魏婴震撼的是,金光瑶取出了自己最为心爱的佩剑。

 

正是魏婴尘封已久的随便。

 

看着魏婴震惊的神色,金光瑶将随便举到魏婴眼前:

 

“多年来,每当我夜不能寐时,便会将此剑视为你的化身相拥而眠。”

 

“我对你的情意,你现在明白了么?”

 

“当年我落魄之时,只能心有不甘的看着我的兄弟和父亲对你为所欲为。”

 

“如今,你终于属于我了。”

 

言罢,金光瑶开始宽解魏婴的衣衫。

 

灵力被封的蓝曦臣似乎再也无法按捺:

 

“住手!”

 

金光瑶好整以暇的看着对方,刻意将剥去衣衫的动作展示给蓝曦臣:

 

“当初你夺走莫玄羽,如今我夺走魏无羡,岂不是非常公平?”

 

他抚摸着魏婴如冰似玉的肌肤,吻上魏婴精雕玉琢的脸颊,向蓝曦臣揶揄道:

 

“既然你占有了我的所爱,我便在你眼前回敬一番。”

 

“你可要看仔细,你我与心上人的销魂情事,究竟谁更胜一筹。”

评论(24)

热度(130)

  1. 共7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