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羡

微博@惊鸿羡影

夷陵的美丽传说(第五十六章)

眼看魏婴精雕玉琢的完美身体绽放在自己眼前,温宁一时怔住。

 

这副躯体如此诱人,换作任何人都会欲念翻涌,疯狂掠夺。

 

可温宁望着他人留下的斑驳痕迹,心底却隐隐作痛。

 

他拾起魏婴褪去的衣衫,一件一件的亲手为魏婴穿起。

 

这一次,换作魏婴的眼神变为了惊诧。

 

他分明看到温宁的脸颊因为欲念早已泛红,却又能感到温宁灼热的呼吸是在竭力压抑着心底汹涌的浪潮。

 

为魏婴穿好素白的里衣,套上玄黑的外衫后,温宁小心翼翼的拥住魏婴,将双手环上对方的腰身,潸然泪下的说道:

 

“公子,你前世和今生受了太多的苦。”

 

“我不能助纣为虐,像他们一样再做伤害你的事了。”

 

“我不想强迫你,也不想和女修成家,我只想永远陪伴在你身边。”

 

“你不要让我走,好不好?……”

 

两世以来,魏婴曾经无数次听到类似的话语,却无一例外是逼迫:

 

“魏无羡,做我的道侣!”

 

“你没有选择,我就是你的夫君!”

 

“既然我心悦你,你必须和我在一起!”

 

“你必须留在我身边,你的眼里和心里,只能有我一个人!”

 

“你是属于我的!你永远无法摆脱我!”

 

“你若是敢反抗和离开,我便杀死你在意的人!”

 

……

 

可他根本没有龙阳断袖之癖,他只想和父亲魏长泽一样,寻得母亲藏色散人那般两情相悦的女修,过着云游四海的游侠生活。

 

哪怕他拒绝了世家用来拉拢的荣华富贵,放弃了江氏用来挽留的锦衣玉食,为了保护温氏姐弟留在了尸骨遍地、生活清苦的乱葬岗,他也只想专注于事业,废寝忘食的开辟鬼道、研制出仙门奉为至宝的手稿和发明,以及威震天下的阴虎符。

 

他从未想过和任何男子结为道侣。

 

但他的绝世容貌和炉鼎之身,让他被觊觎、被掠夺、被威胁、被强迫;他在意的人被作为人质要挟他,被仙门百家冷血的虐待和屠杀,连他本人也被剖去金丹和强行禁锢。

 

在无数个日夜被索取到心碎欲裂时,他总会崩溃着呼喊:

 

“我做错了什么?你们要这么对我……”

 

回答他的,永远是冷漠而残酷的声音:

 

“谁让你生了这样一张最美的脸?”

 

“我们给了你选择的机会,你却不肯投靠任何世家。”

 

“既然你不肯做我们的道侣,那便做我们的禁脔好了……”

 

回忆终于消散。魏婴的泪水在不觉间已经染湿了温宁的肩头。

 

温宁心如刀割,愈发拥紧魏婴:

 

“公子,你若还因为昨日的事生我的气,请你责罚我便是。”

 

“我不想看你如此难过。”

 

魏婴沉默了片刻,喃喃的询问道:

 

“温宁,你真的想和我在一起吗?”

 

“很多人都对我说过这句话,却只给我留下了阴影。”

 

温宁的回应中饱含着满腔痴情:

 

“公子,我想明白了。”

 

“喜欢一个人,一定是尊重对方,让对方幸福而非痛苦。”

 

“道侣应是平等的,单方面的强迫根本不是深情。”

 

“自从你重生之后,你便不像前世那般爱笑了。”

 

“我好想看到曾经那个无忧无虑的公子。”

 

“这黑白颠倒的世道让你遍体鳞伤,笑容和热血几乎都要被磨灭了。”

 

“可我相信,你仍是那个为了锄奸扶弱,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孤勇者。”

 

“我喜欢你,仰慕你,也会永远守护你,不做任何伤害你的事。”

 

魏婴终于回抱住温宁,泪水再度滑落。

 

二人最终决定,还是回到乱葬岗,继续前世那段相依相伴的生活。

 

可进入了伏魔洞,两人却惊诧的发现,各个世家的晚辈正被捆仙绳束缚在洞内。

 

见到魏婴和温宁出现,几个未曾与魏婴打过交道的修士惊惶的尖叫起来:

 

“是夷陵老祖和鬼将军!”

 

“就是你们把我们困在这里,要谋害我们对吗?”

 

同样被困的金凌气不打一处来,回首怒斥道:

 

“闭嘴!他是莫玄羽,不是魏无羡!就算是魏无羡,你怎么能确定和他有关?”

 

那修士气急败坏的望着金凌:

 

“鬼将军只听夷陵老祖的话!他们两人在一起,还不能说明那是魏无羡吗?”

 

所有的修士都沉默下来,众人心照不宣的意识到,面前正是复生归来的魏婴。

 

金凌的脸色也霎时变得惨白,想起前世的不伦情事,更想起不久前在密林中对“莫玄羽”的所作所为,本能的低下头来,不敢正视魏婴。

 

一旁的思追打破了紧张的僵局:

 

“魏无羡,你是来救我们的,对么?”

 

“我不相信他们的谣传,说是你让人把我们困在这里。”

 

魏婴示意温宁解开众人的绳索:

 

“我这么穷,哪里请的起那些三教九流的人。”

 

思追连连点头:

 

“嗯,我也是凭借这点确信与你无关,因为你的酒钱都靠凑份子。”

 

魏婴尴尬的干咳一声:

 

唉,在众人眼中呼风唤雨的夷陵老祖,连酒钱都掏不起,这像话吗。

 

他转而问向思追:

 

“你还记得抓你们的人,是什么模样么?”

 

思追尚未来得及回答,众人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

 

魏婴带着晚辈们走出伏魔洞,这才看到洞外已被各家修士包围。

 

见到魏婴出现,各家宗主和修士们不约而同的露出与多年前同样的虎狼神色。

 

家主们纷纷召唤晚辈回到自己族人身边,可这些少年似乎对魏婴颇有好感,犹豫磨蹭了半晌之后才极不情愿的走了回去。

 

魏婴并不意外,冷冷对家主们说道:

 

“你们又来围剿了,对么?”


为首的苏涉趾高气昂的喝令道:

 

“魏无羡,当年你没有落入我们手中,实是憾事。”

 

“今日劝你束手就擒,或许家主们在同享炉鼎时会手下留情,双修时少些折磨。”

 

魏婴冷笑一声,毫无惧色:

 

“此等盛事,竟未看到泽芜君和敛芳尊的身影,这是为何?”

 

苏涉回应道:

 

“敛芳尊在金麟台被不明人士刺杀,身负重伤,泽芜君为其疗伤而已。”

 

就在双方剑拔弩张,恶战一触即发之时,附近的树林又传来异响。

 

一大群凶尸向仙门扑来,俨然要将百家屠戮殆尽。

 

魏婴向众人大声喊道:

 

“这些凶尸并非被我驱使!与其对我心怀不轨,不如全力以赴对付走尸!”

 

修士们只得转而与凶尸对阵。然而所有人都惊恐的发觉,自己的灵力正在逐渐消散,根本无法对抗来势汹汹的走尸大军!

 

江澄抽出紫电刚要发力,紫电却自动收起,紫光熄灭。下一刻,一具走尸猛然扑向江澄!

 

千钧一发之际,魏婴挡在江澄身前,用竹笛击退了走尸的利爪。江澄下意识的握住魏婴的手臂:

 

“魏无羡,你跟我回去,好不好?”

 

魏婴无奈的说道:

 

“你不要多想,无论谁此刻有难,我都会出手相救。”

 

江澄愈发激动,自身后环住魏婴的身体:

 

“前世你不肯跟我走,后来便出了事!”

 

“你现在还要重复前世的悲剧吗?”

 

“若是落到那些家主手上,你难道不知道结果吗?”

 

魏婴努力挣脱江澄的手臂,对众人再次喊道:

 

“伏魔洞中有辟邪法阵,你们赶快进去!”

评论(28)

热度(224)

  1. 共5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