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羡

微博@惊鸿羡影

夷陵的美丽传说(第五十二章)

魏婴明白自己的容貌极易吸引旁人的注意,于是买了一扇面具遮住面容。可纵使如此,他走在熙熙攘攘的长街上,玉树临风的纤腰长腿依旧引人注目,甚至微风拂起他的墨发青丝或殷红发带,都令一旁的路人不由自主的惊叹几分,纷纷想要一睹面具下是何等惊艳的容颜。

 

魏婴只好坐在酒楼最里侧的角落里,等到天色渐深,长街上人烟逐渐稀少后才走出酒楼。

 

如水的月光挥洒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魏婴彻底放下心来,一身轻松的行走着。

 

这种自由自在的逍遥快活,只在前世短暂的存在过。

 

如今,他或许可以再寻一处仙山隐居起来,独自结丹修仙。

 

忽然,他听到了一阵声音颇为熟识的交谈声伴随着杂乱的脚步由远及近。

 

他的心沉了下来。

 

那是江澄的声音。

 

他本能的躲在梁柱后,暗自观望着逐渐靠近的江氏人马,心跳开始紧张起来。

 

走在修士最前面的宗主,正是一身紫衣的江澄。

 

只是多年不见,如今的江澄似乎更加冷漠威严,手中还握着令人不寒而栗的紫电。

 

魏婴敏锐的察觉到,今昔的江澄灵力高深,修为足以碾压仙门的一众家主。

 

可江澄前世分明被温逐流化丹,后来也一直没有与炉鼎双修,灵力从何而来?

 

困惑之间,魏婴感到身后有人在撕扯他的衣摆。

 

他向后望去,竟看到一只猎犬正撕咬他的衣角。

 

魏婴尖叫一声,慌不择路的逃到街上,不偏不倚的撞到了江澄怀里。

 

他刚要推开江澄,哪知对方紧紧箍住他的身体,一把扯掉了他的面具!

 

与魏婴对视的瞬间,江澄的瞳孔霎时绽开,仿佛难以置信。

 

魏婴的心跳愈发慌乱,连连推搡着江澄桎梏般有力的臂膀。可江澄反而箍的更紧,开始逼问道:

 

“你是魏无羡么?”

 

魏婴的身体颤抖了一下,马上否认道:

 

“我是莫玄羽!请江宗主赶快放手!众目睽睽之下,你这样抱着一个断袖,不怕被人误解么?”

 

江澄依然紧锁着魏婴的细腰,冷冷说道:

 

“我听金凌说,你在义城也使用了鬼道术法。”

 

“你可知道,只要我见到修鬼道的人,都会把他们抓回云梦。”

 

不容魏婴反抗,江澄已用紫电紧缚住魏婴的身体,而后拦腰抱起对方,一路走回歇脚的客栈。

 

见到被紫电束缚的魏婴,客栈里的金凌也大吃一惊,又听江澄说此人是魏无羡,更是焦急的上前劝阻:

 

“舅舅!他是莫玄羽,不是魏无羡!”

 

“我知道你这些年来做梦都想找到魏无羡,几乎到了痴狂的地步,可魏无羡这么多年都没有夺舍,说明他根本就不想回来!”

 

“你不要把对魏无羡的执念施加到莫玄羽身上!”

 

江澄举起手来便要责打金凌:

 

“你这是要造反么!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总是对下人说要把莫玄羽带回金氏!”

 

“你那点小心思,我还能猜不到?”

 

金凌战战兢兢的捂住脑袋,壮着胆子又嚷了一句:

 

“你就不怕泽芜君来找你要回莫玄羽吗?”

 

江澄冷笑一声放下手来:

 

“当年为了魏无羡,我和蓝忘机都翻脸了。我还怕他蓝曦臣吗?”

 

“你要是再敢多嘴,我就打断你的腿!”

 

金凌不敢再说半句话,只得无奈的看着江澄将魏婴拉扯着拖入里间。

 

当魏婴被甩在榻上后,江澄不由分说便压了上去:

 

“你就没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吗?”

 

魏婴不愿与近在咫尺的脸庞和虎狼般的眼神对视,将脸偏转到另一边:

 

“我真的不知道要说什么……”

 

江澄示意猎犬扑到榻上,露出尖利的獠牙,受到惊吓的魏婴尖叫着想要躲开,却被江澄死死按住身体,只能崩溃的喊道:

 

“你不就是想要我承认身份吗?好,我说!我是魏无羡!”

 

“你究竟想要怎样!……”

 

得到回答的江澄将猎犬推到榻下,重新审视起魏婴的身体:

 

“承认就好。既然前世你我是道侣,今生我便要你继续履行誓言。”

 

魏婴的泪水无法自控的滴落,喃喃恳求道:

 

“你我的纠缠早在前世就结束了,此生你还不肯放过我么?”

 

江澄的眼中满是血丝,仿佛着魔一般的掐住魏婴的肩头,诉说着压抑了多年的执念:

 

“前世你不肯与我在一起,让我无法保你,导致你最终玉陨。”

 

“如果我当初再强硬一些,把你绑回云梦,永远锁在身边,哪里还会失去你?”

 

“这十几年来,我连做梦都满心是你。有时想你想到夜不能寐,我只能拿着你的笛子搂在怀里,当成是你的化身。”

 

“现在,你终于回来了,我怎么可能再放你走!”

 

江氏修士们在客栈外间议论纷纷,因为宗主已经整整三日没有从寝屋走出。

 

直到第四日,众人才见江澄心满意足的走出里屋,将屋门反锁起来。

 

江澄瞥了一眼默不作声的金凌,冷冷说道:

 

“我去召回一下人马,半日后众人便启程回云梦。”

 

“你在这里守着魏无羡,不许他离开半步。”

 

“若是我回来他不见了,这次真的会打断你的腿!”

 

金凌皱着眉头嘟哝道:

 

“知道了!你成天不是恐吓我就是责骂下人,这暴脾气能有人喜欢你才怪!”

 

江澄瞪了外甥一眼,带着其余的修士走出客栈。

 

脚步声逐渐远去后,金凌焦急的打开门锁推门而入。

 

眼前的景象令他彻底怔住。

 

整个里间都是一片凌乱,遍地是撕碎的衣衫。

 

纷乱的榻上,陷入昏睡的魏婴不着寸缕,满身都是紫电勒出的痕迹。

 

可最令金凌震惊的是,紫电如同活物一般在魏婴的周身游走,不时探入魏婴的口中或秘处,令昏迷中的魏婴痛苦难耐的扭动着身体……

 

金凌俨然猜到了这三日里,屋内发生的是何等不堪的情形。

 

他的心底同时泛起了疼惜,可眼下有更紧要的事。

 

他抬手一挥,紫电便顺从的解开束缚,落入他的手心。

 

当他上前抱起魏婴时,看到魏婴的小腹微微隆起,方才意识到江澄把紫电化作活物还有一层用意,便是堵住秘处不让三日来灌注的精华渗出。

 

这是铁了心要魏婴为他诞下子嗣。

 

金凌只好按了按魏婴的小腹,把那些精华都挤掉,随后再度抱起魏婴,一溜烟从后门窜了出去。

 

他也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直到夜色降临后他奔入一片密林,看到无人尾随而来,才气喘吁吁的放下魏婴,擦汗休憩起来。

 

他曾在无数个夜晚的梦境中幻想着与莫玄羽结为道侣,可现实中他却连莫玄羽未着衣衫时的身体都不曾见过。如今,他终于可以对这副与魏婴一模一样的炉鼎之身一览无余。这具身体果然是独一无二的炉鼎特质,纤腰长腿,鹅颈墨发,每一个部位都如同精雕细琢般完美无瑕,只是布满了江澄留下的痕迹。金凌的呼吸急促起来,感到欲念翻腾……

评论(14)

热度(166)

  1. 共9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