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羡

微博@惊鸿羡影

夷陵的美丽传说(第四十五章)

在义城的漫长岁月里,薛洋的梦境并不安稳。

 

梦境之中,他是流落街头,举目无亲的孩童。

 

烁阳城里,常慈安的面容如同恶鬼一般,在对他肆意嘲讽。

 

先是施以毒打,而后,他的左手小指被常慈安的车马碾做了血泥,指骨皆碎。

 

梦境随后化作金光瑶的密室。

 

已是少年的薛洋心中仍满怀对常氏的怨恨。他要出人头地,要报仇雪恨,因而投靠金氏,成为了金氏麾下最为狠辣的杀手。

 

作为得力干将,金光瑶唯独允他一人进入密室,遍览奇珍异宝与修仙秘笈。

 

他永远无法忘记阴雨连绵的暗夜里,四大少主将夷陵炉鼎私藏到此处。

 

数不清的日夜之中,他在暗处窥伺着少主们翻云覆雨,尽享炉鼎美色。

 

从未经历过鱼水之欢的少年,被如此销魂蚀骨的香艳情景所震撼,心底的欲望逐渐被点燃,再也无法平息……

 

他的脑海中不停萦绕着魏婴的绝色容颜,无论是鹅颈纤腰的诱人胴体,璨若星河的含泪明眸,艳若珠玉的丹唇贝齿;还是魏婴的墨发轻舞、喘息呻吟都能令他无法自控的欲望翻涌。

 

后来,他魂牵梦萦的人终于从世家的桎梏中挣脱,成为了开创鬼道的夷陵老祖。

 

血光染红不夜天的那晚,薛洋凝视着伫立在屋顶的风华绝代之人拿出了那枚威震天下的阴虎符。

 

百家如狼似虎般蜂拥而上,眼中尽是对法宝和美色的疯狂渴求。

 

印刻在薛洋瞳孔中的最后一幕,是化为碎片的阴虎符,和坠落悬崖的凄美身影。

 

他来到悬崖之下,想要寻找自己仰慕已久却无法拥有的鬼道祖师。

 

可一切都化为乌有。

 

只有失魂落魄的江澄怀抱着冰冷的鬼笛陈情,久久不肯离去。

 

回到密室,他意外的看到金光瑶正面色凝重的抚摸着一把尘封的佩剑。

 

他一眼就认出,这是世间唯一一把修出剑灵,只认其主的宝剑。

 

正是昔日尚未失去金丹之前,曾是剑道第一的魏婴的佩剑。

 

他想要上前抚摸灵剑,可金光瑶脸色骤变:

 

“这里的奇珍秘笈允你随意观看,但此剑是我心爱之物,旁人不可触碰。”

 

此后的每个夜晚,金光瑶始终将随便紧拥入怀,仿佛此剑成为他余生的道侣。

 

而薛洋则将魏婴遗留的手稿奉为至宝,尝试复原阴虎符。

 

梦境继而化为宋岚的道观。薛洋凝望着被自己毒瞎双眼的宋岚,冷笑着说道:

 

“你有此劫难,休要怪我,去怪那缉拿我的晓星尘便是,谁让他是你的道友呢?”

 

可他对金光瑶再无利用价值后,遭到金氏的连日追杀,几乎丢了半条性命,此时却是不知何故而眼盲的晓星尘对他施以援手。

 

直到双目复明的宋岚现身义城,他才发觉,是晓星尘将自己的双眼剖出,换给了宋岚。

 

得知换眼真相的宋岚追悔莫及,想要将薛洋利用晓星尘误杀村民之事告知晓星尘,可薛洋哪里会给他如此机会?在宋岚痛悔之际,薛洋割去宋岚之舌并挥洒尸毒,令其死于眼盲的晓星尘剑下,随后炼为活尸。

 

当少女阿箐将目睹的内幕道出后,晓星尘万念俱灰,在薛洋眼前毅然碎魂。

 

唯一对薛洋施予温暖的人,就这样魂飞魄散。

 

薛洋陷入了癫狂,想要复活晓星尘却无能为力,纵然凌迟常萍、杀死阿箐,装有魂魄碎片的锁灵囊仍旧被阿箐的亡灵盗走,交给了来到义城的魏婴和小辈手中。

 

阿箐并不知晓魏婴的真实身份,本意是警示来客远离义城这处凶险之地。可易容为晓星尘的薛洋却在长街上看到了被点睛召将术召唤的纸人。

 

薛洋早已冰冷的心底,刹那间涌起了波澜。

 

他毕生仰慕的夷陵老祖,竟然重回于世,还来到了义城!

 

或许,这位鬼道祖师能修复碎魂?

 

可若是不能呢?

 

那就把魏婴强行留下,锁在自己身边。即使不能复活晓星尘,能和夷陵老祖结为称霸仙门的鬼道道侣,也足以令百家闻风丧胆了。

 

多年前,他想要威震仙门的梦想在魏婴消失后化为泡影。

 

可如今,他梦寐以求的老祖在机缘巧合下重现,这等天赐良机怎能错过?

 

薛洋明白,魏婴是无数人奉为神明的存在。

 

威震四方的鬼将军,便是其最为痴心的追随者。

 

即使外界谣言纷飞,温宁始终无条件的信任魏婴,从未对魏婴的鬼道发出半点质疑或阻挠。

 

而魏婴消失后的多年之间,百家争先恐后的抢夺魏婴的手稿,仿制魏婴的法器,每个世家暗中都在招募鬼道高手为己所用。薛洋便是金氏招揽的鬼道客卿。

 

可再也无人能修炼到像夷陵老祖那般号令万鬼,所向披靡的境界。

 

毕竟魏婴作为开宗立派的一代宗师,天赋异禀,无人可及。

 

正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在薛洋眼中,能够打造阴虎符的魏婴才是世间至宝,远比阴虎符本身更为诱人。

 

但他也明白,魏婴很有可能会识破自己的真身,故而自染尸毒,又以小辈作为人质要挟魏婴,终于将对方困在了陷阱之中。

 

在他少年时期的春梦里,他像四位少主那般,每个夜晚都能尽情占有魏婴。

 

如今他靠自己的计谋,品尝到了至美炉鼎。虽然那副身子仅仅是莫玄羽的躯壳,可容颜与魏婴并无差池,对他来说已是心满意足。

 

望着眼前长身玉立的魏婴,回忆终止的薛洋眼神愈发痴狂,再度拥住对方的身体,如同在爱抚来之不易的宝藏。

 

魏婴蹙眉说道:

 

“都是男人,有什么可摸的?你不如说清楚,究竟想要我做什么。”

 

薛洋并不停手:

 

“我可是出了名的流氓,别指望我对你行什么君子之礼。”

 

“我把你困在这里,是要你修复这锁灵囊里的魂魄碎片。”

 

魏婴无奈的失笑一声:

 

“不妨告诉你,这里的魂魄碎片太少了,无法将人复活。”

 

薛洋的眼神霎时变得狠辣起来,几乎将魏婴紧箍到无法呼吸:

 

“我有的是耐心和时间。”

 

“只要你和我结为道侣,永远留在这义城,总有解决难题的时候。”

 

“你我可以白日探讨,夜里双修,一举两得不是么?”

 

魏婴再也无法忍受,一把推开了薛洋。薛洋倒不恼怒,取出了昔日仅剩的半块虎符碎片:

 

“看清楚,阴虎符在我手中。”

 

“你可以拒绝我,但是那些小辈就算逃过宋岚的监视,我仍会让阴虎符操控的走尸撕碎他们。”

 

“你忍心看他们去死么?”

 

魏婴果然不再言语。

 

薛洋意料之中的收起阴虎符,重新抱住魏婴,着魔般的呼吸着对方的体香:

 

“魏无羡,你是夷陵老祖,是我顶礼膜拜了多年的人。多少年了,我在梦里一直都追随着你。梦里你是我的道侣,将鬼道术法毫无保留的传授给了我。”

 

“今日,我终于要实现这个梦想了……”

评论(15)

热度(181)

  1. 共8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