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羡

微博@惊鸿羡影

夷陵的美丽传说(第四十四章)

眼看晓星尘即将被走尸包围,魏婴拔出思追的佩剑,在手指上画出一道血口,而后走到悬吊的纸人前画出符咒:

 

“媚眼含羞合,丹唇逐笑开。不问善与恶,点睛召将来!”

 

转瞬之间,原本静寂无声的纸人仿佛被魑魅附体,发出刺耳的笑声后腾空飞起。

 

魏婴再度号令:

 

“不伤活人。除此以外,全灭不留!”

 

纸人闪电般飞出屋外,如迅雷疾风般穿梭在咆哮的走尸之间,将走尸纷纷击杀。魏婴放下心来,亲自将步履不稳的晓星尘掺回小屋。

 

虽然将人救回,但晓星尘却连连咯血,情势不容乐观。魏婴明白,晓星尘已被毒雾所染,这雾中的尸毒一旦浸入血脉,便会令人变成活尸。

 

“莫公子……是否要给他喝解毒的粥?”子真颇为担忧的问向魏婴。

 

“那粥只能解轻微之毒,而道长中毒已深,很难寻得解药了。”魏婴的神色同样凝重。

 

忽然间,还在咳血的晓星尘扯住魏婴的衣袖:“这世间,只有炉鼎可以救我了。”

 

“仙门都知晓炉鼎之身长生不老,与之双修可以容颜永驻,灵力大增。”

 

“但鲜有人知,与炉鼎双修还可化解恶诅,甚至化解百毒。”

 

“可叹我眼盲,不清楚诸位是何人,更不清楚谁能为我寻得百年难遇的炉鼎。”

 

“或许,我真要殒命此地了……”

 

小辈们的脸色难堪起来,不约而同的望向魏婴。景仪本能的用唇形向魏婴示意:

 

莫玄羽,不可。

 

魏婴的心底也在激烈的矛盾中纠结。前世面对老弱妇孺被惨烈屠杀的悲剧,这世间唯一选择挺身而出、锄奸扶弱的人,只有他一人。

 

今生,他依然不会对任何人的痛苦坐视不管,何况眼前还是藏色散人的同门。

 

他重新扶起晓星尘,向一旁的隔间走去。金凌顿时明白了魏婴的抉择,痛心疾首的挡在两人身前:

“莫玄羽,他的死活与你无关,你不要把自己搭进去!”

 

魏婴苦笑了一声:

 

“你这语气,和你那江澄舅舅一模一样。”

 

“可我从来不是袖手旁观的人。”

 

金凌还想将二人扯开,子真却上前制止了金凌。金凌气愤的吼道:“你不是喜欢他吗?现在竟然能忍受那个瞎子碰他?”

 

子真虽然也有几分踟蹰,却毅然答道:

 

“我尊重莫玄羽的选择。”

 

“他是为了救死扶伤。正因此故,我才心仪于他。”

 

“或许在别人眼中,他是个疯癫的短袖。可在我眼中,他是至善至勇之人。”

 

“倘若只是因为美色才觊觎他,当真是埋没英才,暴殄天物。”

 

金凌哑口无言,只好眼睁睁的看着魏婴二人进入隔间。

 

不久,隔间里传来的香艳声响令小辈们面红耳赤。金凌又气又恼,几次想要冲进去都被众人拉住。漫长的时辰过后,二人的身影终于再度出现在小辈面前。

 

此时的晓星尘神清气爽,尸毒形成的暗斑全然消散。金凌恼怒的嚷道:

 

“既然你已经解了尸毒,便离他远些,不许再碰他了!”

 

晓星尘却露出一抹诡谲的笑意,主动揽住魏婴的腰身:

 

“我若是不同意呢?”

 

魏婴脸色一沉,刚要推开晓星尘,一名傀儡突然闯入小屋,将佩剑横在魏婴颈上。

 

小辈们大惊失色,不约而同的拔剑直指傀儡,却听魏婴紧张的喊道:

 

“不要妄动!你们不是他的对手!”

 

这名傀儡竟是昔日同样与魏婴有过一面之缘的道长宋岚。

 

可如今的宋岚,已被炼化为对主人惟命是从的高阶凶尸。

 

魏婴忖度着当下的局势:莫玄羽的身体尚未结丹,灵力低微,论修为未必能同时对抗傀儡之主和宋岚。何况此时既无陈情也无随便,贸然交手并无胜算。

 

晓星尘爱不释手的抚摸着魏婴的身体,似乎在寻找什么东西:

 

“我知道你还在思索脱困之法。不过,纵使你能逃离此处,这些小辈们可就没那么容易离开了。若你是踏出这屋门一步,我便让宋岚斩杀他们其中一人。”

 

魏婴冷冷的凝视着对方:

 

“我留在这里便是,不要伤害他们。”

 

晓星尘示意宋岚将小辈们带到其他房屋中看守起来,而后继续摸索着魏婴周身的衣衫,直到搜出那枚锁灵囊:

 

“今日真是一举两得。不但找回了这东西,还品尝了难得一见的炉鼎。”

 

魏婴适才的困惑在此刻有了答案:

 

“原来如此。你并非晓星尘,只是易容为他的相貌,用来欺骗世人。”

 

“现在,你还不肯露出真面目么?”

 

眼前的人大笑起来,将那人皮面具撕扯而去,最终露出了薛洋的真容:

 

“不愧是夷陵老祖,只有你识破了我。当你使出点睛召将术时,我也认出了你。”

 

魏婴冷峻的质问道:

 

“为了让我相信你,宁可给自己下尸毒,这般手段果然狠辣。”

 

“不过,这身子现在是莫玄羽的,我的手稿、鬼笛、佩剑也都不在这里,你困住我似乎也得不到什么。”

 

薛洋的眼中却泛起着魔一般的痴迷之情:

 

“此言差矣。这世间还有比你夷陵老祖更诱人的宝物么?”

 

“我修炼鬼道多年,却毫无成就;而你只用三月就开宗立派,发明了无数法器,甚至创造了威震天下的阴虎符!”

 

“你是鬼道祖师,若你肯收我做信徒,你我携手纵横天下,仙门百家岂不是闻风丧胆,对你我跪地求饶?”

 

“我曾因一念之差,失去了在意的人。”

 

“可我不愿孤独终老,也不想做个无名之辈!”

 

“如今得到了夷陵老祖和至美炉鼎,我怎可能再放手?”

评论(21)

热度(194)

  1. 共1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