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羡

微博@惊鸿羡影

夷陵的美丽传说(第四十三章)

虽然从魂魄之主的回忆中苏醒,但魏婴尚不确定这些魂魄碎片归属何人。毕竟他自己的魂魄也在坠崖后漫长的十六年中失去了些许记忆,故而在思忖许久后仍不能得出结论。

 

不过,他感到屋内的气氛有些微妙。眼看他被子真拥在怀中,景仪、思追和金凌的面容上明显流露出醋意。为了缓和颇为尴尬的氛围,魏婴便说道:

 

“外面的雾气可能含有暗毒,我去为你们做些解毒的食物,你们在此等候便是。”

 

当魏婴走入隔间后,脾性和江澄一样火爆的金凌刷的扯住子真的衣领:

 

“你不过刚遇见我们,就对莫玄羽动手动脚!抱一下都便宜你了,你还抱他那么久,当我们几个不存在么?”

 

思追虽然稍有不悦,但并不希望发生口角,便上前拉开二人:

 

“金凌,莫玄羽按辈分来说算是你的小叔,应该克制那种念头的是你才对。”

 

金凌怏怏不乐的收回手臂:

 

“烦死了!我宁可莫玄羽是祖父捡回来给金家当童养媳的,这样我就不用被血缘阻隔,想和他在一起就在一起!反正我将来会成为家主,那样我就能光明正大的和他结为道侣了!”

 

一旁的景仪噗嗤笑了出来:

 

“你倒提醒我了,我和莫玄羽没有血缘关系,将来也会成为家主,要和他成亲似乎轻而易举。”

 

三人还在斗嘴,回头一看,子真却不见了踪影。

 

随着魏婴面带微笑走出隔间,三人定睛一看,魏婴身旁正是帮忙端着铁锅的子真。

 

好小子,总是先下手为强!——三人心底又碎碎念起来。

 

子真小心翼翼的舀出一碗碗米粥,挨个递到众人手中。

 

金凌迫不及待想尝尝魏婴的手艺,毫不犹豫便一口喝下,而后竟感到全身似乎都燃起了火焰。

 

这种火焰可不是昔日看到魏无羡后燃起的那般欲火,而是自打他出生以来便从未领教过的辛辣酸爽。

 

不只是金凌,思追、景仪和欧阳氏族的修士们全都被辣到面红耳赤,涕泪横流。

 

“你们不用感动到这种地步吧?”魏婴受宠若惊的张望着众人。

 

思追刚要开口,同样喝下辣粥的子真已经大声喊道:

 

“莫公子真是好手艺!我本就嗜辣如命,这粥的滋味真乃天下一绝!”

 

“不如出城之后,莫公子就到欧阳氏族常驻吧?我想一辈子喝你的粥……”

 

啊这!你也太会了吧!已经不是暗示几乎是明抢了吧!——三个小辈满眼血丝的瞪着子真,气到目瞪口呆。

 

一向不开情窍的魏婴哪里能听出话外之音,还真以为子真在夸赞他的厨艺,便笑着点了点头:

 

“反正我也没什么去处,如果欧阳少主愿意让我去当个掌勺师傅,那真是感激不尽。我一定让氏族上下都品尝美味!”

 

等一下!欧阳子真眼里的美味不是辣粥,是你啊!你去了欧阳氏族会被吃干抹净的啊!——景仪几乎沉不住气要脱口而出,身旁的思追赶紧捂住景仪的嘴,生怕嘴炮过人的景仪道出惊人之语。

 

“景仪怎么了?想说什么感言么?”魏婴好奇的看着被捂到快要窒息的景仪。思追尬笑着支吾道:“呃,他想说,莫公子的手艺比蓝氏家宴上那些清汤寡水的玩意儿好多了,想再来一碗!”

 

魏婴喜出望外的又盛一碗辣粥递到景仪面前。景仪一边看着这碗火辣的红粥,一边想到莫玄羽很可能要被刚碰面的子真拐走,眼泪流的更凶了,五官都挤在了一起,什么雅正端方的家规全被丢在了脑后。

 

魏婴感动又心疼的伸手拭去景仪的眼泪:“别哭了,如果觉得粥好吃,离开义城前我天天做给你吃还不行么?”

 

金凌“哇”的大哭起来:“莫玄羽,你只关心景仪,就没看到我也感动流泪么?”魏婴只好转头又去安慰金凌,哪知金凌得寸进尺一把抱住魏婴嚎啕大哭,边哭边抚摸着魏婴的身体:“莫玄羽,你可是金氏的人,我不许你离开金家!”

 

魏婴无奈的安抚着金凌:“好啦,你们都冷静一下,我还没想好要去哪里,至于什么掌勺大厨,只是随便说说而已,你们别当真。”

 

金凌破涕为笑,依然不肯松手,将魏婴紧紧箍在怀中。思追看不下去,左拉右扯才把金凌拽开。

 

辣粥风波终于平息。可四个少主仍旧大眼瞪小眼,谁都不甘落于下风。

 

魏婴此时才发觉四人的眼神对自己暗含着情愫。昔日的记忆重新浮现在脑海,令他本能的颤抖了片刻,努力按捺住心底的不安。

 

唯一的办法只能是转移话题,魏婴便开口询问道:

 

“你们都是年少有为之人,一定能找到合适的女修成婚。”

 

“我倒是好奇,你们当中谁最受女修的青睐?”

 

一名欧阳氏族的修士不识时务的插嘴道:

 

“我来说!依我看,这个思追循规蹈矩,未必受女修的喜欢。蓝氏迂腐不化,男修个个死气沉沉,终日没个笑脸,哪家姑娘愿意和这种冤家在一起?”

 

“还有这个景仪,嘴炮太过凌厉,见人就怼,要是女修和他在一起,三天一吵五天一闹,还不得鸡飞狗跳?”

 

“至于这个金凌,脾性和他舅舅一样火爆,若是找了女修,用不了几天就把人家气跑了!”

 

“还是我家少主好,他可是人见人夸的情种。若是和他在一起,那是积了几辈子的福分!”

 

“若是莫公子来我们欧阳家,肯定是要被少主奉为座上宾的!”

 

子真一边点头,一边在身后竖起大拇指:不愧是我的族人,太了解我的心事了。

 

忽然间,屋外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众人赶快附在窗前,透过缝隙向外张望。

 

令魏婴震惊的是,雾气弥漫的巷道中,正在蹒跚前行躲避傀儡追杀的人,竟是他曾在栎阳城有过一面之缘的小师叔。

 

可昔日明月清风的晓星尘,此刻双眼却蒙上一层白绫。

 

不仅如此,晓星尘似乎中了毒雾,周身也伤痕累累,步履愈发艰难。

 

纵然小辈们劝阻魏婴不要贸然出手救人,可魏婴哪里会坐视不管。

 

他回首凝望着屋顶上数不清的纸人,心中蓦然有了御敌之道。

评论(12)

热度(172)

  1. 共9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