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羡

微博@惊鸿羡影

夷陵的美丽传说(第四十二章)

“要说那魏无羡,十六年前也是极负盛名的世家公子,年少成名,何等风光恣意!”

 

“可惜身为炉鼎,又有虎符在手,被那百家觊觎争夺,最终逼迫到心碎魂消。”

 

“真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喧嚣的酒楼之内,一众听客环绕着感慨不已的说书人,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

 

“我听说夷陵本是人杰地灵的仙山,被围剿后就成了尸骨遍地的乱葬岗,想必是冤魂累累。”

 

“我也听说,那炉鼎本是个前无古人的稀世之才,后来却被说成是邪魔外道,也不知哪种说法才是真的?”

 

同样坐在酒桌旁的金凌刷的起身,走到众人面前大声嚷道:

 

“你们不要轻信那些流言蜚语!若想置评一人,需要眼见为实、耳听为虚,懂么?”

 

听客们面面相觑,不禁嗤笑起来:

 

“说得好像你认识那个魏无羡一样!你倒是说说,他是不是如同传说中那般诱人?”

 

“你这么护着他,难不成尝过他的滋味?”

 

景仪霎时拔出佩剑直指众人:

 

“说实话,我也很烦金凌这张嘴。但是,你们对一个消失多年的受害者这般出言不逊,我可不能容忍。”

 

望着寒光闪烁的剑锋,听客们这才消停下来,谁也不敢再胡言乱语。

 

思追心知不可争执起来,否则会暴露身份,便上前按住景仪的手臂:

 

“此地鱼龙混杂,不可大动干戈,必须马上离开。”

 

三人扶起戴着斗笠的魏婴,匆匆离开了酒楼。

 

自重生时起,魏婴其实并不愿见到任何故人。在莫家庄除祟之后,他便想独自离开,可三个小辈望着他的脸庞,软磨硬泡非要与他相伴同行,美其名曰护送尚未结丹的小莫公子。

 

魏婴当然知道思追三人的心事,心底颇为矛盾踟躇。毕竟三人都是他的血脉,又与他有过肌肤之亲,早已分不清这近乎痴迷的执着情意里,究竟是血缘情,还是不伦情。哪怕只是容貌身形与他相似的莫玄羽,都能令三人触景生情乃至誓死追随。

 

四人一路来到义城,却发现这里雾气弥漫,根本看不到任何人烟。

 

诡异的雾气之中,隐约显现出另一群修士。

 

为首的青年看到魏婴等人出现,喜出望外的走上前来,拱手拜礼道:

 

“在下是欧阳氏族少主子真,请问诸位也是在这鬼城迷路了么?”

 

一向怕鬼的金凌忙不迭的还礼,战战兢兢的答道:

 

“我们也找不到出城的路了,不如就一起寻路吧,人多还可安全些。”

 

一阵窸窣的脚步声传来,只见一个少女的身影出现在众人附近。当众人围上前去,想要询问出城之法时,却见那少女双眼被剜,舌头被拔,几乎是面目全非,望去触目惊心……

 

受到惊吓的金凌转眼躲在了众人身后,其他小辈也脸色苍白到目瞪口呆。少女虽无法言语,却从衣衫内取出一枚锁灵囊,颤抖着递到魏婴手中。

 

忽然间,四周响起傀儡们阴冷刺耳的嘶喊声,少女仿佛预感到凶兆将至,惊惶中消失在迷雾里。魏婴环顾四周,果断带领小辈们藏匿到身后的小屋内。

 

进了屋门,金凌再度惊叫一声。原来,屋内悬吊着数不清的纸人,皆是用来祭奠亡灵的,乍一看去如同纷乱不堪的自缢尸身……

 

小辈们还在胆战心惊,并不畏惧傀儡与亡灵的魏婴已开始思索如何从这锁灵囊里化为碎片的魂魄中探寻真相。思来想去,他决定做一次惊人的尝试——与碎魂共情。

 

听闻魏婴要与亡魂共情,思追大惊失色,连连劝阻:

 

“莫公子,共情是禁忌之术,若是灵力低微者,极易被困在回忆之中,再也无法苏醒!”

 

魏婴却笃定要掘出义城隐藏的秘事,金凌只好拿出随身携带的法器:

 

“这是江澄舅舅给我的清心铃,若是你被困在险境里,我便摇响此铃将你唤醒。”

 

当魏婴闭上双眸,逐渐进入魂魄的记忆中后,仿佛与魂魄的主人合而为一。

 

渐渐清晰的视野里,他来到一处仙气缭绕的地界,进入了一座清静的雅阁。

 

魂魄之主对雅阁中仙风道骨的女子拱手行礼道:

 

“弟子今日下山,在此辞别散人。”

 

那女子娥眉微蹙,似乎心有不忍:

 

“世人都说我乃是修为至高的抱山散人,理应济世泽民。”

 

“可我早已对这是非颠倒、善恶不辨的世道失望至极。”

 

“当初我立下门规,弟子不得下山入世,若是偏要离开,此生便不得折返。”

 

“可我的首徒延灵道人,终日心怀苍生,非要出山救世。”

 

“你可知他的结果?”

 

“他下山之后,扶贫济弱,铲除恶人,你以为他从此流芳百世了么?”

 

“恰恰相反,他得罪权贵,被捏造了无数罪名,最终被逼疯癫,乃至被围攻而死!”

 

“有此前车之鉴,我便不再让修为最强的弟子藏色散人去管那些所谓的百家苍生。”

 

“可她也不肯听我的劝诫,对我说既有至强修为,便要锄奸扶弱。”

 

“下山之后,她去云深求学,缠了一身孽缘。先是云梦宗主江枫眠对她求而不得,几乎与订下家族婚约的虞氏反目成仇;而后是云深蓝氏二公子蓝启仁被她撩拨的心神不宁,得不到她便终身未娶;最后,她与江枫眠的家臣魏长泽结为道侣。”

 

“我曾以为,这对神仙眷侣从此能逍遥云游,一生无忧。可世道险恶,她还是香消玉殒。”

 

“她是我最完美的弟子,曾被世家子弟那般爱慕,最终却魂断夜猎。我纵然痛心疾首,却也无力回天。”

 

“如今,你真的要决心离开么?”

 

魂魄之主毫不犹豫的答道:

 

“弟子对宋子琛有约,不会隐居世外,必要在世间行侠仗义。”

 

“还请师父见谅。”

 

抱山散人眼中泛起水光,无奈的转身说道:

 

“既是如此,你可以下山,终生不得返回。”

 

随后,回忆幻化为另一番场景:

 

被世人称为傲雪凌霜的道长宋岚竟不知被何人所伤,双目失明,此刻正对魂魄之主大发雷霆:

 

“我眼眸失明,都是因为你!”

 

“我恨你!——”

 

魂魄之主泪落如雨,凝视着宋岚声嘶力竭的发泄着怒气。

 

当斥责到筋疲力尽的宋岚逐渐沉睡之后,魂魄之主凄凉的说道:

 

“既然你是为我而失去眼眸,我便将双眼剖出还你……”

 

“你我曾许诺一生相伴,可你似乎只剩怨恨。”

 

“若是我不在了,你也不必自责。”

 

“是我食言了。”

 

当苏醒的宋岚惊愕的发觉双目复明时,曾相依相伴的魂魄之主却烟消云散。

 

魂魄之主最后的回忆,正是这处义城。

 

与魂魄合而为一的魏婴同样眼眸失明,只感到一个男子对自己百般殷勤,几乎把自己当作道侣一般。一旁的少女似乎想要提醒自己,却不敢道出什么。

 

每当这男子触碰自己时,魂魄之主的脑海便会浮现出宋岚,本能的推开男子。

 

男子似乎安分下来,只带着自己四处斩杀傀儡。

 

最终,当自己的佩剑贯穿了某一个傀儡的胸膛时,男子得意忘形的大笑起来:

 

“我知道你还幻想着与他在一起,可你永远没有机会了!——”

 

魂魄之主仿佛感知到了什么,伸手抓住傀儡的佩剑,摸到了篆刻的剑名,刹那间心碎欲裂。

 

魏婴感到自己的身体与魂魄一起开始碎裂,痛苦之余却无法挣脱回忆。

 

直到震耳欲聋的摇铃声打断回忆,才将他彻底唤醒。

 

惊魂未定的睁开双眼后,魏婴竟看到欧阳子真将他拥在怀里,甚为急切的注视着他:

 

“莫公子……你终于醒了!”

评论(6)

热度(196)

  1. 共1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