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羡

微博@惊鸿羡影

夷陵的美丽传说(第三十九章)

百家来到云深吊唁时,却看到蓝曦臣只是冷漠的伫立在叔父的棺椁前一言不发。

 

当年青蘅夫人抑郁而死,始终跪在龙胆小筑外不肯离去的乃是蓝湛。蓝曦臣终日被蓝启仁带在身边,听闻母亲的死讯后并未落泪,但心底早已埋下仇恨的种子,并在多年之后爆发。

 

仙门惺惺作态的为蓝启仁吊丧之后逐渐离去,早已厌倦这些虚伪之辈的蓝曦臣打算返回龙胆小筑。

 

令他意外的是,蓝景仪正在小筑外踟蹰不决的徘徊。

 

“你为何要来此处?”虽然猜到了几分缘由,蓝曦臣依旧发问。

 

“……我,我想……”一向直言直语的景仪此时却吞吞吐吐,“……我想见一见您带回来的莫玄羽。”

 

蓝曦臣不作言语,进入小筑后向景仪示意:

 

“你可以进来了。”

 

景仪忐忑不安的进入小筑,霎时被眼前的景象震惊到怔在原地。

 

蓝曦臣将一位容貌神似魏婴的少年拥在怀中,只是这少年墨发凌乱,衣衫不整,满面都是泪痕,神情也是一片恍惚,似乎失了神智。

 

如此不堪的景象,令景仪的眼底不由自主的泛起泪光,本能的哽咽起来:

 

“泽芜君,你就是这样对待他么?……他已经神智不清了,你还要将他软禁起来?”

 

感到景仪的情绪陷入激动,蓝曦臣冷冷说道:

 

“你看清楚,这是莫玄羽,不是魏无羡。”

 

“上一次你为了魏无羡与我为敌,对我刀剑相向,我却只是罚了你戒鞭,并没有取你性命,已算是手下留情了。”

 

“你若不想再铸成大错,现在便离开小筑,今后不要再妄言我与道侣之事。”

 

景仪紧握双拳,压制着自己的怒气。哪怕眼前的人是莫玄羽,却有着与魏婴形同复刻的容颜,令景仪无法对莫玄羽的痛苦坐视不管。

 

可他也明白,若是贸然出手,未必能救下莫玄羽,最终的结果依然是自己被责罚至重伤。

 

昔年的责罚,令他用了整整三年的时光才彻底恢复。

 

三年之后,他走出云深想要寻找魏婴,得到的消息却是魏婴已经坠崖消逝。

 

他魂牵梦萦的人烟消云散,再也杳无音讯。

 

自那时起,他便对伤害魏婴的人恨之入骨。

 

这其中,就包含了他的生父蓝曦臣。

 

哪怕他得知了自己的身份,却从来不曾喊过蓝曦臣一声父亲。

 

每次见到对方,他只会冷冷的行礼,用陌生的语气直呼泽芜君。

 

蓝曦臣自然也清楚景仪对他的怨恨。

 

在景仪的身份被公诸于世之前,他是蓝氏唯一一位不守家规的少年,却从来不会被蓝曦臣责罚,正因景仪是魏婴所生,生性耿直且无拘无束。蓝曦臣总会凝视着景仪,笑着说道:

 

“你这脾性,真的很像他。”

 

如今,祖孙三代反目成仇。景仪对峙蓝曦臣却败阵受罚,蓝曦臣则成功弑父。想到这些,蓝曦臣也感到心头传来一阵酸楚。他何尝不是怨恨蓝启仁多年,从未将其视为生父。

 

怀中的莫玄羽已是沉沉睡去,蓝曦臣破例没有进行双修,而是重新点燃香炉,想在梦境中寻求心仪之人的身影。

 

梦境中,回到过去的他看到金氏的绵绵将贴身香囊羞涩的递给魏婴,周围的一众女修则环绕着英俊潇洒的魏婴,不胜欢喜的与之谈笑,幻想着能与这位翩翩公子长相厮守。

 

随后,梦境化为了玄武洞。他在暗处凝视着正与蓝湛交谈的魏婴。蓝湛的眼中满是拥有对方的渴望,可魏婴却浑然不觉:

 

“我保护了绵绵,她永远也忘不了我了。”

 

“你也知道她忘不了你,为何要去撩拨她?你若没有那个意思,就不要随意撩拨别人。”

 

“……你干嘛这么生气啊?我撩拨的是绵绵,又不是你!我可不喜欢男人。”

 

梦境继而转化为百凤山。蓝曦臣目视着蓝湛一路尾随蒙住双眼的魏婴,并在犹豫良久之后按住魏婴的手臂,强行吻了上去。当蓝湛惴惴不安的离开后,被吻到晕头转向的魏婴满脸通红的自语道:

 

“这是哪位力大无穷的女修啊?竟然把江厌离送给我的花也拿走了?”

 

当梦境回到云深之后,梦中的蓝湛颇为失落的对蓝曦臣低语道:

 

“兄长……我想带一人回云深不知处。”

 

蓝曦臣只能打破他的幻想:

 

“……只怕,他并不愿。”

 

“追求他的世家子弟和仙门女修何其之多,他也没有龙阳断袖之癖。”

 

“更何况,他已经拒绝了四大世家的少主,你更是没有机会了。”

 

蓝湛的眼中燃起强烈的渴求:

 

“兄长,你一向足智多谋,一定有办法相助于我。”

 

此言正中蓝曦臣下怀:

 

“既是如此,我倒有一法。”

 

“魏无羡的金丹是世间至强,论剑道无人是他的敌手。”

 

“因此,想要得到他,首先要除去他的金丹。”

 

“他用灵力在夷陵山设了结界,需要有人破了他的守宫砂才能打破结界。”

 

“他对四个少主都有戒心,唯独对你没有设防。”

 

“我在天子笑里洒入化筋散,你可以借此散去他的灵力。”

 

“但是事成之后,他也要属于诸位少主。”

 

看到蓝湛的神色犹豫不决,蓝曦臣更进一步的暗示道:

 

“这是唯一的办法。”

 

“你若放弃,将来只能坐视魏无羡娶妻生子,与你再无交集。”

 

当梦境变为夷陵山,蓝曦臣望着昔日的自己与另外三位少主在山上大开杀戒,围剿着手无寸铁的老弱妇孺。当百姓被屠杀殆尽后,他进入了伏魔洞,正看到蓝湛将悲愤交加的魏婴拥入怀中,不停的诉说着心意:

 

“魏婴,我心悦你……”

 

可神智不清的魏婴只是愤恨的推开蓝湛,连连叱骂道:

 

“滚!——”

 

之后,便是蓝湛与四位少主拔剑相向,最终身陨乱葬岗。

 

而蓝曦臣和另外三位少主,在这血流成河的地界上侵占了魏婴……

 

香料终于燃尽,梦境也逐渐消散。

 

香艳的梦境令他的欲望翻涌,便俯身拥住莫玄羽,再度双修起来。

 

龙胆小筑外的景仪,并未走远。

 

他听到了小筑内传来莫玄羽痛苦的啜泣声。

 

他曾听闻昔日的青蘅夫人被软禁了六年之后便抑郁而死。如今,莫玄羽并未结丹,灵力低微,神智又被摧残到疯癫破碎,哪里能撑得过六年。

 

可怜青蘅夫人心碎而死,外界却无人怜惜她的性命,反而都在宣扬青蘅君的深情。

 

这所谓的深情,是用一个无辜女子的性命换来的,沾满了女子的血和泪。

 

可那些修士只会冷血的叹息,说青蘅夫人失去的只是性命,青蘅君失去的可是爱情。

 

景仪恨透了这个根本就是恐怖故事的深情传说。

 

他不希望莫玄羽成为第二个青蘅夫人。

 

此时此刻,他暗下决心,一定要将莫玄羽带出这个比牢笼还要可怖,曾在昔日逼死青蘅夫人的龙胆小筑。

评论(14)

热度(203)

  1. 共8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