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羡

微博@惊鸿羡影

夷陵的美丽传说(第三十七章)

当金麟台再度举办百花宴邀请仙门赴宴时,各家宗主看到仙督金光瑶身侧之人,霎时陷入了震惊。

 

虽然他们早已耳闻金光善的幼子莫玄羽乃是昔年炉鼎所生,但今日得以见到真容,仍被莫玄羽与魏婴颇为神似的容颜所震撼。

 

唯一不同的是,昔日的夷陵老祖丰神俊朗,剑眉星目;而眼前的莫玄羽却自幼被当作娈童调教,金氏不许其习武结丹或提升修为,故而身形便纤瘦许多;此外,面容被金光瑶的侍女施以胭脂,远远望去不似世家子弟般硬朗英气,显露出的却是明艳动人的诱人气息。

 

看到与夷陵炉鼎如出一辙的美人,家主们的眼神蠢蠢欲动,毫不掩饰的扫视着莫玄羽。每当与家主们视线相对,莫玄羽便窘迫的低下头来,想要离开此地。但金光瑶气定神闲的稳坐在宝座上,似乎还流露几分得意之情。

 

直到醉酒的聂明玦惹出一番动静来。

 

家主们本在谈笑风生,哪知酒意上头的聂明玦摇晃着起身,将酒杯直端到莫玄羽眼前:

 

“你便是金光瑶的伴侣?你们不是血缘至亲么?你可知道外界沸沸扬扬的传闻?”

 

“倒不如让敛芳尊把你赐给我,既可散了那些不伦的传闻,又可让你有个名正言顺的归宿,你觉得如何?”

 

金光瑶脸色微变:

 

“赤锋尊,你喝多了,竟然在此妄言。”

 

聂明玦自诩是三尊之一,素来看不起出身低微的金光瑶,此刻又醉了酒,更是口无遮拦:

 

“你这娼妓之子,也敢说我妄言?当年我玩弄炉鼎的时候,你还只是金光善一堆私生子里最落魄的废物。若不是你那两个兄弟短命,哪里有你继承仙督之位的机会?”

 

金氏修士猛然拔出佩剑直指聂明玦,在场所有家主都被惊吓到鸦雀无声。

 

但金光瑶并未发作,示意修士们收起佩剑:

 

“聂宗主醉酒而已,不必在意。今日是百花宴,不可动刀见血。”

 

随着家宴结束,仙门先后离开兰陵,只有聂明玦还在大殿里带着醉意叫嚣,非要将新的炉鼎带走。

 

莫玄羽惊魂不定的握住金光瑶的手臂:

 

“瑶哥哥,聂宗主的眼神很可怕,似乎要吃了我一般……”

 

“你千万不要把我交给他,求求你……”

 

金光瑶安抚着怀中瑟缩哽咽的人:

 

“小莫不要多想,我自然不会将你拱手让人。”

 

“既然他如此躁动,我又该为他弹《清心音》化解戾气了。”

 

悠扬的琴声在殿内响起,聂明玦静了下来。

 

躲在梁柱后的莫玄羽悄悄凝视着一切。随着琴声的音律发生了诡谲的变动,聂明玦的呼吸忽而陷入急促,竟抱住头颅尖叫起来!金光瑶的眼神逐渐泛出杀气,弹奏琴弦的动作也愈发凌厉,莫玄羽眼睁睁的看着聂明玦的七窍开始渗血,最后竟抽出霸下宝刀胡乱挥砍起来!

 

就在宝刀要砍到金光瑶脸庞的瞬间,金光瑶双手同时拨动琴弦,一道气浪猛然击中聂明玦,竟将聂明玦拦腰斩为两段!

 

莫玄羽惊恐的捂住自己险些嘶喊的嘴唇,目睹着金光瑶的琴弦射出一道又一道锋利的寒光,将聂明玦的身体轰击到四分五裂。

 

琴声终于静止下来。白日里还无限狂躁的聂明玦,此刻连魂魄都被琴声彻底碎裂。

 

“小莫,你可以出来了。”金光瑶拭去脸上被喷溅的血迹,重新将莫玄羽揽入怀中,“他再也无法觊觎你了……”

 

聂明玦的尸体被运回清河,聂氏得到的解释乃是聂明玦与历代家主一样,被刀灵缠身而亡。

 

日复一日的双修下,金光瑶的灵力突飞猛进,很快便将百家功法全都炼到出神入化。

 

莫玄羽的小腹也渐渐隆起,最终诞下了一个胎儿。

 

但这胎儿是近亲所生,五官完全畸形。想到外界流传的不伦丑闻会威胁到仙督威信,金光瑶踌躇了几日,亲手扼杀了仍在襁褓中的婴孩。

 

六年之后,莫玄羽即将迎来成人礼。

 

他带着几分憧憬来到芳菲殿,想要寻找金光瑶,却发现蓝曦臣正与金光瑶剑拔弩张的对峙。

 

蓝曦臣冷冷说道:

 

“按照约定,莫玄羽的成人之礼,是与我结为道侣。”

 

“你已占有他六年,也该心满意足。”

 

“仙督之位与莫玄羽,你只能选择其一。”

 

金光瑶自然不愿放手:

 

“为何江山与美人不可兼得?这两者我都要纳入囊中。”

 

蓝曦臣的神色更加冷峻:

 

“当初我传授你《乱魄抄》和弦杀术,助你除去所有对手,目的就是要交换炉鼎。”

 

“你若敢毁约,我的功力在你之上,弑杀你只是弹指一挥的事罢了。”

 

金光瑶的眼底也泛出杀气:

 

“这六年我习得了百家功法,你当真以为可以轻易杀死我么?”

 

“我可以让你先出手,我倒要看看,你有没有将我一剑穿心的本事。”

 

蓝曦臣斟酌片刻,似乎感到了金光瑶在长久双修后的功力深不可测,绝不能贸然交手。

 

他露出一抹捉摸不透的冷笑:

 

“你为了炉鼎,杀死生父金光善,谋害兄弟金子勋和金子轩,暗杀义兄聂明玦,若是这些真相被世人知晓,你这仙督之位可还保得住么?”

 

这番话刺中金光瑶唯一的弱点,果然令其变了脸色:

 

“我杀他们,是因为他们都碰了我想要得到的人!”

 

“为何我从来无法拥有魏无羡,只能在他消失后留下他的佩剑。”

 

“可我的父亲和兄弟却都能得偿所愿!”

 

“他们全都强迫了魏无羡,所以……他们必须死!”

 

蓝曦臣不愿再费口舌:

 

“魏无羡已经消失了,你所做的一切都没有了意义。”

 

“如今,你必须按照约定,将莫玄羽交给我。”

 

“否则,我能助你登上仙督之位,也能让你身败名裂。”

评论(18)

热度(211)

  1. 共1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