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羡

微博@惊鸿羡影

夷陵的美丽传说(第三十四章)

魏婴与温宁出行之前,温情望着一片阴霾的天空,隐隐浮起不安的预感,迟疑着说道:

 

“今日似有暴风骤雨,不宜远行,依我看,你们还是改日再下山……”

 

“另外,那穷奇道极为凶险,我实在放心不下。”

 

魏婴笑着回应:

 

“不过下个山而已,何必如此紧张。这荒山野岭着实憋闷,我带温宁到集市上散散心。若是集市上有鲜花和香囊,我便为你带回来。”

 

二人一路走到穷奇道,一支利箭忽而袭来,瞬时落在魏婴面前,阻住了二人步履。

 

魏婴一惊之下向四周望去,蓦然看到一旁的峭壁上出现了金子勋的身影。

 

只见金子勋颇为激动的撕开衣襟,露出满是疮疤的胸膛,对着魏婴吼道:

 

“魏无羡,现在马上除去我身上的恶诅痕!只因我曾强迫过你,你便对我下这般狠毒的诅咒!”

 

魏婴无奈的冷笑一声:

 

“自从你把我交给蓝氏后,我便再也不曾见过你,何来我下咒一说?”

 

“更何况,你对我所做之事,岂是恶诅便足以惩罚的?我若要惩治你,你早已被厉鬼缠身!”

 

眼看魏婴矢口否认,金子勋气急败坏的示意身旁的修士举起箭矢对准魏婴:

 

“魏无羡,你看清楚,你身旁只有一个温氏余孽,我这里可有上百人!”

 

“你无非是用美色诱惑那个余孽,他才甘心做你的忠犬。我让手下将他杀死,你又没有佩剑防身,我看你怎么反抗!”

 

“就算你不愿除去恶诅,等我把你抓回金氏,便将你绑在榻上日夜双修,反正炉鼎之身有滋养修身的功效,消除恶诅是迟早的事!”

 

听到这番不堪之言,温宁顿时怒火攻心,纵身一跃便飞上峭壁,与金氏修士厮打起来。金子勋乘机跳下石壁,试图制服魏婴。

 

魏婴以笛挡剑,连连拆解金子勋来势凶猛的剑招。然而交锋之中,腰间悬挂的驱邪玉佩却被金子勋一把扯去。金子勋好奇的扫视着这枚玉佩,嗤笑着说道:

 

“魏无羡,这东西是给孩童用的吧?你总说你恨那些被迫生下的孽种,可现在看来,这东西上面刻着金星雪浪,难不成是给金凌那小子留着的?”

 

被说中心事的魏婴愤懑的喊道:

 

“把东西还给我!”

 

谁知,玉佩被金子勋生生捏成碎片!

 

“你!……”此举令魏婴彻底失控,举起玉笛便要召唤厉鬼。

 

“住手!”一声凌厉的呼喊自半空响起,御剑而来的金子轩甚为焦急的降落在二人之间。

 

金子勋诧异的问道:

 

“子轩,你来干什么?”

 

金子轩满是怒色的呵斥:

 

“这句话应该由我来问你!若不是金光瑶告诉我,你来围堵魏无羡,你还真打算瞒着我乱来吗?”

 

金子勋悻悻回答:

 

“父亲向我应允,若是能将魏无羡和阴虎符都带回金氏,阴虎符便归他驱使,魏无羡则归我享用。我身上这恶诅只有双修才能化解,今日我是一定要擒住他的!”

 

金子轩恨不得打醒这个非蠢即坏的兄弟:

 

“你倒是拿出证据来,证明这恶诅是他下的!我看你除咒是假,想要占有炉鼎才是真的!”

 

被戳穿目的的金子勋恼羞成怒的嚷道:

 

“你哪里有资格说我?我是你的兄弟,而那魏无羡不过是个炉鼎,看你的样子不是来帮兄弟,倒是来跟你求而不得的小情人叙旧的!”

 

“你占了他十六年还不够?难不成还要我得手后分给你?”

 

“若是父亲和金光瑶也来分一杯羹,你的小情人吃得消吗?”

 

“住口!”无法忍受秽语的魏婴浑身都因悲愤而颤抖起来,感受到魏婴怨气的温宁招式更加凶猛,令金氏的修士非死即伤。

 

眼看杀气横溢的温宁将修士们打的毫无还手之力,金子轩回首向魏婴说道:

 

“你让温宁住手,然后跟我回金麟台,把一切都说清楚!”

 

魏婴举起玉笛直指金子轩:

 

“你为何不让那些修士先住手?若是温宁停下,我马上就会落入金子勋手中!”

 

“至于落入他和金光善手中,我的结果会是如何,你早已见过了!”

 

“你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日夜强迫我,却只是故作无奈的掉一些假惺惺的眼泪。”

 

“那半年的煎熬,我不想再经历了。”

 

金子轩的脸色泛起一片苍白,本能的想要辩解,却无话可说。

 

半晌后,他咬了咬牙,坚定的作出承诺:

 

“魏无羡,我向你保证,只要你肯跟我回兰陵,我一定会护着你,不再让他人触碰你。”

 

魏婴早已失去对任何人的信任,苦笑着说道:

 

“你拿什么向我保证?我现在问你,你当真不是和金子勋同谋,一起来堵截我的么?”

 

“你父亲金光善嗜色如命,抛妻弃子,强占下属之妻,屠杀温氏妇孺,罪行累累,你作为他的嫡子,对他的恶行视而不见,横加纵容,你就是他的帮凶!”

 

“金子勋四处作恶,虐杀温氏妇孺,你作为他的兄弟,却从来不加劝阻,你让我如何信你与他截然不同?”

 

“江厌离是你的妻子,可成婚之前你对她冷嘲热讽,成婚之后又将她当成摆设终日冷落。她没有遇见你之前那般温婉善良,没有人不尊敬她,可她偏偏遇到你这个嘴毒冷漠之人!”

 

前面的指责句句诛心,直刺金子轩的灵魂,令他根本无法反驳。多年来,他一直旁观父兄作恶,虽未参与,却也从来没有阻止,无意中成为了帮凶。直到提起江厌离,金子轩才痛彻心扉的打断魏婴:

 

“又是江厌离!——说到底,你眼中只有江厌离,因为她,你才对我有如此大的敌意,对么?”

 

“当年金氏和江氏声称两大世家必须联姻,逼我娶她进门,可兰陵美女如云,我哪里看得上她?即使她受父母之命屡次来找我,我的态度那般冷漠,正是想让她明白我对她毫无情意。我那时难过的是,你总是为了她向我动手,根本不给我靠近你和解释的机会。”

 

“我知道,你眼里和心里只有她一人。所以,我必须把你与她彻底分开。”

 

“我将你藏到禁地,又假意迎娶她,这样才能用她的性命来威胁你不要反抗。”

 

“但是今日不同,只要你愿意与我一同回兰陵,我便会与她和离,与你相伴余生。”

 

魏婴紧握玉笛的手再度颤抖起来:

 

“时至今日,你还要伤她的心?当初我与你大动干戈,乃至让你取消了与江氏的婚约,可你为了利用她来要挟我,竟然在金光善那老贼的指使下二度联姻。从她遇见你的那天起,就被你冷落到终日啼哭,你现在还要痴人说梦,将她弃之不顾,你还有半点良心吗?”

 

金子轩明白,此刻任何说辞都无法再化解魏婴的心结,索性不再多言,而是直接走向魏婴。

 

魏婴应激般的向后一退,冷冷说道:

 

“金子轩,我警告你,不要过来!”

 

“我不伤你,正是看在江厌离的份上,但你也休想再强迫我!”

 

金子轩的脚步并未停下,他的眼中已然没有了旁人,只剩下孤身孑立的魏婴。

 

当他走到魏婴眼前,伸手要抓住魏婴时,一阵钻心的剧痛忽而从心头传来。

 

温热的鲜血溅在魏婴的裙摆上,令魏婴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一只手掌自金子轩的胸前穿过。

 

金子轩身后,正是因愤怒而彻底失控的温宁。

 

被变故惊吓到的金子勋刚要落荒而逃,转眼间便被满是煞气的温宁扭转了脖颈!

 

金氏的一众修士接连逃走,只有泪如雨下的魏婴怔在原地。

 

气息将绝的金子轩竭力拥住魏婴,流露出最后一抹愧色:

 

“魏无羡,过去是我纵容父兄,伤了你的心。”

 

“他们觊觎你,觊觎阴虎符,我却没有阻止他们。”

 

“今日,我用性命还你。”

 

“只希望若有来世,你不要再恨我了……”

评论(12)

热度(188)

  1. 共5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