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羡

微博@惊鸿羡影

夷陵的美丽传说(第三十章)

魏婴深谙,仙门迟早会来搜寻炉鼎。眼下他并无金丹与灵力,必须寻觅自救之法。

 

他早已发觉,温宁虽心智如同孩童般天真无邪,但天赋出众、修为极强,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勇。可真要与仙门百家对峙,终究是凶多吉少。因此,即使是回报恩情保护温宁姐弟,也要尽快寻得剑道之外的秘术。

 

他隐约想起十六年前在云深的学堂之上,蓝启仁提到了鬼魅的怨气是可惧之物,需除之后快。

 

满堂学子似懂非懂的附和着,只有魏婴大声说道:

 

“灵气也是气,怨气也是气,为何不可为人所用?”

 

此话一出,所有人为之震惊。蓝启仁霎时变了脸色,恼羞成怒的将书卷掷来:

 

“魏婴!你怎敢道出这等离经叛道的言论!”

 

只有聂怀桑满是崇拜的望着魏婴,小声嘀咕道:

 

“魏兄,你真是厉害,以往无人敢质疑蓝先生,更无人敢提出书卷以外的想法,先生教什么他们就信什么,从来没有自己的想法……”

 

此刻,魏婴盘腿而坐,屏息凝神思忖起如何参悟剑道与灵力之外的秘法。

 

他取出玉笛,开始吹出凄冷诡谲的笛声。音韵中的声律与环绕在乱葬岗尸骨上的鬼火逐渐融合在一起,温宁姐弟惊诧的发现缭绕的黑雾自四面八方而来飞入洞窟,最终汇聚在魏婴周身。

 

魏婴眼眸微凝,发觉笛声初见成效,果断将音律提升了几段音阶,只听孤魂野鬼的杂乱嘶喊和哀怨哭声在整个乱葬岗响起,曾被屠杀殆尽的百姓魂魄纷纷闪现在洞窟外,令温情心惊胆战的躲在温宁身后。温宁却只是好奇的看着这种前所未见的震撼景象,还连连惊叹:

 

“公子,我从来没有见过能驱使鬼魅的人,你真是前无古人的惊世之才……”

 

当魏婴的笛声达到最高阶直冲云霄时,洞外的累累白骨竟不约而同的起身,步履蹒跚的围在洞口。魏婴的笛声蓦然一转,白骨犹如听到号令般俯首跪拜,俨然对魏婴俯首称臣。

 

不久之后,仙门之间开始流传着诡秘的传闻,说那荒无人烟的乱葬岗上,早已死去的尸骨全都恍如复生般四处游走,而驱使他们的世外高人,修成了剑道之外的鬼道,同时似乎还有一对男女痴心追随。

 

传闻在众说纷纭之下变得愈发离奇,一些说书人为了招揽听众,索性给这位高人命名为“夷陵老祖”,又给他的追随者命名为“鬼将军”,还将那女子说成是老祖挚爱的发妻。

 

魏婴自然听说了这些传闻,可他并不在意。他只渴望能与温宁姐弟在乱葬岗安度余生。

 

每日他在伏魔洞内潜心研究术法、撰写手稿、废寝忘食的研制法器,温宁则起早贪黑的栽种谷物,不辞劳苦的奋力耕耘;至于温情,则是精心为魏婴熬制汤药,用心调理着魏婴的身体。

 

到了夜里,魏婴准备就寝,只见温宁坐在魏婴卧榻之旁,双目圆睁紧盯着洞口,似乎不打算入睡。

 

魏婴难得笑了出来,轻轻拍了拍温宁的肩膀:

 

“你已经劳累了一整日,快去休息吧。”

 

温宁却坚定的说道:

 

“公子,我担心有恶人进来。我发过誓,不让人动你一根毫发。”

 

魏婴感动之余无奈的劝说道:

 

“我现在已经修成了鬼道,凡夫俗子伤不到我的。”

 

温宁虽然知道魏婴是天纵奇才,只用三个月的时间就能炼成无人可及的鬼道术法,可依然为了誓言不肯离开。最后,是温情柔声规劝温宁,温宁才犹豫着走向另一个洞口。

 

半年之后,魏婴的鬼道已修至巅峰境界,乃至创造出威震天下的阴虎符。

 

过去,仙门百家想要夺取的是至美炉鼎。他们深知,只要与炉鼎长久双修下去,灵力就会达到至强境界甚至无人匹敌,连夺取仙督宝座也不在话下。

 

如今,炉鼎再度销声匿迹,阴虎符却名扬天下。百家再度躁动起来,若是得不到炉鼎,哪怕将阴虎符抢到手,也能号令万鬼,称霸仙门。

 

想要卷土重来的温晁自然也渴望得到传说中的虎符至宝,便带着仅剩的修士温逐流连夜爬上乱葬岗。

 

惨淡的月色下,他恍惚中看到了一个长身玉立的身影。

 

仔细望去,他终于看清了那玉树临风的男子,顿时吃惊的喊了出来:

 

“魏无羡!……原来你就是夷陵老祖?”

 

 

可如今的魏婴却不再像十六年前那般眼角眉梢都是笑意,周身竟笼罩着一层冷冽的阴郁之气,俊美而苍白,眼神中尽是森然。

 

温晁望着对方仍是如此美貌,顿时又起了色心,想要上前将魏婴揽入怀中,霎时被察觉到危险的温逐流阻住步履。

 

只见魏婴举起玉笛,幽然吹奏起来。笛声凄凉婉转却又动人心魄,片刻之后,一些不知从何处走出的美艳女子来到魏婴身旁,也将温晁和温逐流围在中央。

 

温晁一时心猿意马,不知该将眼神放在俊男还是美女身上。环绕着魏婴的女子似乎被魏婴的俊逸容貌深深倾倒,有的抚摸着魏婴宛如玉雕的脸庞,有的搂抱住魏婴纤细可握的腰身,有的则撩动着魏婴长可及腰的墨发,痴迷的呼吸着魏婴清新的体香……

 

而温晁也被围绕的美人迷得神魂颠倒,情不自禁的抱住眼前的红衣女子:“小美人,你叫什么名字?”这女子百媚千娇的拥住温晁的脖颈,声如魔咒的答道:“唤我小倩便可……”温晁刚要宽衣,却感到自己的手臂和双腿都被女子们死死箍住,动弹不得。

 

此时才看出端倪的温逐流惊惧的喊道:“少主,这些女子不是凡人,是艳鬼!”

 

温晁心惊肉跳的挣动起来,连连向温逐流求助:“快点杀了这些妖物!救我!……”

 

然而温逐流也被艳鬼困住,自身难保。温晁眼睁睁的望着艳鬼们将温逐流的脖颈生生拧断!

 

受到惊吓的温晁痛哭流涕,恳求魏婴手下留情。

 

魏婴走到温晁面前,冷冷说道:

“过去你对我所做之事,今日一并奉还。”

评论(31)

热度(250)

  1. 共7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