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羡

微博@惊鸿羡影

夷陵的美丽传说(第二十一章)

由于蓝启仁已经有了蓝曦臣这个子嗣,便没有强求魏婴为他延续血脉。为了全力双修,他将宗族事务暂时交给蓝曦臣处置,又将魏婴关入龙胆小筑日夜索取。蓝氏族人私下议论纷纷,昔日青蘅君便是这样将夫人软禁起来,如今,这样的情形似乎又要重演……

 

蓝曦臣虽然接过家族事务,可所有人都能看出他心事重重,并无接任家主的喜悦。每到夜晚,他都会愁眉紧锁的走到龙胆小筑外,惴惴不安的在筑门前徘徊,听到筑里传来的呜咽,他屡次想要伸手推开筑门,却还是犹豫不决的垂下手来。

 

蓝启仁每日从筑内走出时,便会看到蓝曦臣跪在庭院之中。多年前,跪在这里的是失去母亲的蓝湛,那时的蓝曦臣反而不在意母亲的生死。

 

可如今,蓝曦臣却令蓝启仁想起了多年前被自己和青蘅君一同逼迫乃至抑郁而逝的女子,脸色顿时阴冷起来:

 

“曦臣,你连母亲的死都不在乎,今日反倒为了一个炉鼎向我下跪?”

 

蓝曦臣始终不言。他知道任何回应只会令蓝启仁更加暴怒,故而默默跪拜,一声不响……

 

然而半年之期再度消逝,江氏人马在交接之日前来领取炉鼎。

 

终日被锁在榻上的魏婴已经没有了行走的力气,江澄是将人一路抱回云梦的。

 

回到莲花坞,他不太情愿的将魏婴送到了江枫眠的卧房。

 

感到江枫眠缓缓坐在自己身旁,魏婴闭上双眼,将脸庞偏转到另一边去。

 

可江枫眠仅仅是轻轻抚上魏婴的脸庞,柔声宽慰道:

 

“阿羡,你受苦了……”

 

魏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语,转头望向江枫眠,想要确认自己不是听错了。

 

江枫眠的眼中只有怜惜,宛如慈父一般的说道:

 

“阿羡,你想脱离苦海么?我有一法,不知你肯不肯依。我可收你为义子,让你与江澄结为道侣,这样一来,外人便无法觊觎你了。”

 

魏婴一时怔住。眼下看来,只有此法可以令他摆脱那群虎狼的争夺……

 

一夜之间,仙门便被江氏传出的大婚事宜震撼。除了温氏没有到场,各大宗族全都怀着不同的心思来到云梦,名为拜贺,实则是为了目睹传说中的至美炉鼎。

 

看到曾被争夺不休的魏婴如今成为了江氏少主的道侣,百家不是羡慕至极便是暗自嫉妒,恨不得将容貌倾城的魏婴夺到自己手中。可江氏毕竟是四大世家之一,江枫眠功力身深厚,虞紫鸢脾性火爆,在场之人谁也不敢轻易造次。

 

喜宴整整欢庆了一日。入夜时分,酩酊大醉的江澄心满意足的揽住一身红衣的魏婴走回婚房。他拥住魏婴的脸庞仔细审视,带着醉意嗔笑道:

 

“若是十六年前你肯嫁与我多好,何必拖延这么多年,还让自己吃了那么多苦……”

 

“当年我就想,既然姑苏有双璧,我就要让你和我成为云梦的双杰。可你偏偏不从我……”

 

“兜兜转转这么多年,你还不是要回到我手上?”

 

他刚要俯身,江枫眠的声音在两人身旁响起:

 

“阿澄,你喝醉了,竟然忘了应许我的话。”

 

江枫眠将魏婴从江澄怀中拉走:

 

“阿羡,既然我救了你,你便要以身相许来报答我。”

 

“对外界而言,你是江澄的爱侣。可回到这里,你也是我的情人……”

 

此后的每个深夜,江氏少主的卧房中便有三人的声音传出。

 

即使虞紫鸢忿忿不平,可这等秘事显然不可被仙门发觉,她只能装作视而不见。

 

无论江枫眠和江澄如何爱抚魏婴,魏婴依然终日愁容不展。十六年前曾见过魏婴的修士们全都困惑,昔日看到的魏婴,分明是个笑意倾城的开朗少年,为何失踪了这么多年后,变成了如今的忧郁模样。

 

每当江氏父子索取到心满意足后,魏婴便会艰难起身,蹒跚着走出卧房。

 

他会默默走到江厌离的寝屋前,望着早已空无人影的房间潸然泪下。

 

一日,正在四处寻找魏婴的江澄终于发现,道侣正在江厌离的寝屋内凝视着阿姊的画像。

 

江澄沉下脸色,猛然扯住魏婴的手臂,将对方一路拉回卧房摔在榻上:

 

“魏无羡,这些日子来,我哪里对你不好?”

 

“我让你做道侣,让你摆脱那些仙门,满心希望你能与我白头到老,一同振兴江氏。”

 

“可你呢?到现在还在想着那个已经出嫁的女人!”

 

说道气处,江澄抽出紫电将魏婴紧紧缚住,哪怕听到魏婴痛苦的啜泣也不肯停手,直至江枫眠推开屋门,一把掀开江澄且除去紫电,而后将魏婴揽入怀中安抚,江澄才懊恼的低下头来。

 

江枫眠一边安慰魏婴,一边怒斥着江澄:

 

“我警告你,我把魏婴许给你做道侣,不是让你像这般逼迫他。你若真心喜欢魏婴,就该敬他爱他,明白了吗?”

 

冷静下来的江澄低声说道:

 

“父亲,我适才不该那样对阿羡。我是真的太在意他,想要他心里只有我一人,才会失去理智。”

 

“今后,我绝不会再伤害他。”

评论(18)

热度(249)

  1. 共8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